陳賡為何冒死拜訪大叛徒顧順章

2013-03-05 08:16  來源:記者觀察

  核心提示:顧順章是中共曆史上罪惡最大、危害最大的叛徒,但據最新發現的資料,他在大出賣的同時,還作了相當多的保留。徐恩曾在他晚年撰寫的回憶錄中詳細描述了顧順章事件的經過,他寫道:「我所遺憾的是,這位具有特殊貢獻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1935年春,因和敵人重新勾結而被處刑。由於他不安分的本性,我雖然盡量優待他,日子一久,他仍感到不耐,要找政治上的出路。」

\

  本文摘自《記者觀察·下半月》2010年第8期,作者:吳基民,原題:顧順章叛變後留下的諸多謎團

  1931年4月25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特委三位領導之一,中央特科的主要責任人顧順章在漢口被捕,隨即叛變。為了表明自己的身價,他一口氣供出了中共在武漢的湘鄂邊區特委、中央軍委武漢交通站、湘鄂邊區紅二軍團駐武漢機關等20個秘密機關,中共在武漢的地下組織幾乎無一幸免。

  是否隱瞞了許多機密

  顧順章被捕叛變後,堅持要到南京面見蔣介石才肯供出中共中央在上海的重要機關,這就給了中共中央一個寶貴的轉移時間。向忠發、周恩來、王明等領導人都撤離到了更加隱秘的住所,但是中共地下組織還是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先後被捕的有800多人,中央特科也遭到極大破壞,由於沒有抓到周恩來,顧順章為了邀功,又先後出賣了中共中央幾個極其重要的負責人,如曾任黃埔軍校總教官的惲代英、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向忠發、時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的蔡和森等。

  顧順章是中共曆史上罪惡最大、危害最大的叛徒,但據最新發現的資料,他在大出賣的同時,還作了相當多的保留。

  據《中國共產黨史稿》中記載,顧順章在被捕後有這麼一段供詞:「共產國際派遣代表9人來上海,即係國際遠東局,大多數是俄人,也有波蘭人、德國人,姓名住址都不知道。遠東局主任,名叫牛蘭,我們都叫他老毛子。」實際上當時遠東局在上海僅2人,一個波蘭人,一個美國人,恰恰沒有俄國人。牛蘭絕非遠東局主任,共產國際遠東局的負責人米夫不久前還在上海,並曾和顧順章多次開會見面,遠東局在給共產國際的報告中就特別提到了這一點,認為顧順章有意隱瞞了許多重要秘密。

  一方面窮凶極惡地帶著特務親自到香港去誘捕同志,另一方面故意隱瞞了許多機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或許是顧順章叛變後留給我們的第一個謎團!

  陳賡為何拜訪顧順章

  顧順章叛變以後,被徐恩曾安排在南京城南雙塘巷居住。徐恩曾不放心,就委派自己的親信王思誠做他的秘書,同時讓同為中共叛徒的王田標、李志遠等住在一起,以便監視。

  為了提防中央特科紅隊的報複,顧順章深居簡出,偶爾有事外出,除了帶上保鏢,還特意進行面容化妝。通常是在嘴裏含上一副牙套,容貌大變。

  由於顧順章的妻子張杏華在顧順章叛變以後被特科紅隊鎮壓,徐恩曾就委托王思誠替顧順章介紹一位女子做後妻,此人便是南京的一位年輕姑娘張永琴。結婚以後顧順章一家搬到了南京細柳巷41號。

  顧順章平時很少外出。其實,顧順章當時已經萌生了退出國共之間鬥爭的漩渦,做一個普普通通的生意人的念頭。他用蔣介石給他的禮金等,從一些古玩販子手裏買了一些古董,主要都是古玩瓷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足足裝了兩個大箱子,只待時機一到就物色一個鋪面開店謀生。

  這時發生了一件大事。據顧順章的後妻張永琴回憶:1933年春末夏初的一個深夜,大名鼎鼎的陳賡來到了細柳巷顧順章家裏,與顧順章見面,促膝長談,整整談了一個晚上。他倆是在二樓孩子住的那半間房的後半間談的,說些什麼,張永琴也不知道。一直到天蒙蒙亮,陳賡才走。據顧順章對張永琴講:陳賡離開顧家直接坐火車去了上海……據張永琴回憶:陳賡的這一夜長談,對顧順章觸動非常大……

責任編輯: 凡子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