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都會議為何罷免毛澤東軍權?

2013-02-18 07:51  來源:毛澤東在中央蘇區的幾起幾落

  核心提示:會上多數人卻認為:毛澤東「承認與了解錯誤不夠,如他主持戰爭,在政治與行動上容易發生錯誤。」(以上引文均見《蘇區中央局在寧都所開之全體會議經過簡報》,1932年10月20日)

\

  本文摘自:《毛澤東在中央蘇區的幾起幾落》,作者:餘伯流 陳鋼,出版:長征出版社

  漳州大捷後,毛澤東威震閩南,名揚國中。

  但是,梁園雖好,終非久戀之鄉。

  這時,蔣介石已急調國民黨第十九路軍入閩,廣東軍閥陳濟棠亦大舉入贛,準備進攻中央蘇區。

  敵人第四次「圍剿」的陰雲已經出現。紅軍本來就不打算在漳州久居。為了迎擊敵人,1932年6月5日,臨時中央指示東路軍1、5軍團迅速回師贛南,與在贛江西岸活動的紅3軍團遙相呼應,集中兵力殲滅敵人。

  號令一聲三軍動。「遵照中央的指示,毛澤東率領東路軍1、5軍團從龍岩出發,經梅縣、安遠等地,西向廣東南雄。原計劃,在運動中打擊粵軍勢力,未料,在路經閩贛邊境一個叫大禾的地主土圍子時,紅4軍軍長王良被土圍子冷槍擊中。紅軍又折一員好將!王良是井岡山下來的老戰友,毛澤東不禁為之悲傷。王良犧牲後,周昆接任了4軍軍長。

  這時,中革軍委已撤銷東路軍番號,紅軍1、3、5軍團按照方面軍總司令部的命令;於6月底集結在大餘、南雄一線,伺機殲敵。

  毛澤東仍以中央政府主席和中革軍委委員的身份隨軍行動,參與指揮。紅1方面軍總司令仍是朱德,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總政委一職卻暫時無人。7月7日,粵敵餘漢謀部張枚新師由信豐出九渡水,到達烏逕,企圖向南雄水口前進。當晚,紅1方面軍總司令部即決定在水口一線擺下戰場,在運動中殲滅敵人。

  8日,紅5軍團與敵張枚新師3個團在水口附近遭遇,雙方相持不下。這時,敵葉肇師的3個團已開至賢水埠,增援南雄的敵張達師也向紅一軍團進擊,前鋒到達鳳凰橋。

  「魚餌」尚未投下,「魚」卻自動找上來了。據此,紅1方面總司令部於7月8日在鮮水塘發出水口戰役命令:靠本方面軍決集中三個軍團首先消滅向我正面出擊之敵及張枚新師,然後奪取南雄城。」並對戰局作了具體部署:紅一軍團15軍擔任正面,以一部吸引敵軍主力,其餘集結於中站附近,與在東坑之12軍聯絡,伺機殲敵;紅3軍團在大餘河之北之部隊,9日晨撤至小梅關附近,以1師在大小梅關及仙人嶺牽製大餘之敵,其餘集結在中站東北為總預備隊,紅5軍團相機殲滅張枚新師;如該師退入南雄城或被我軍殲滅,則相機渡河側擊南雄向我正面出擊之敵;獨立第3師,6師統歸陳毅指揮,9日拂曉前開至水口圩對河一帶協同5軍團殲滅張師;方面軍總司令部在中坑雙樹下以北高地指揮。

  戰事按殲敵計劃實施。一場惡戰開始了!

  7月9日晨,一層薄霧籠罩著山野。紅5軍團與獨立3,6師將士像千萬只雄鷹穿雲破霧,在水口地區向張枚新師發起了攻擊。呼嘯的槍聲如爆竹般緊湊炸響,紅軍戰士憑借有利地形,時而匍匐,時而躍起,多次突破敵前沿陣地。戰鬥打得及為激烈,從早上一直打到正午。午後,敵援軍獨立2旅趕到,以優勢兵力向我猛撲。我5軍團不知有變,仍把敵9個團當作3個團,頑強堅守陣地,終使敵無奈其何,至天黑雙方仍相持不下。

  10日拂曉,紅5軍團和獨3、6師又向敵發起猛烈攻擊,紅12軍趕到亦投入戰鬥。敵人的山炮不停地轟響,炸起一團團塵土與硝煙,不斷地有人倒下,但激起的是更多的人崛起!正是雙方酣戰時,紅1軍團的15軍來到了水口戰場,攻戰一時進入白熱化。水口周圍,一片槍聲,一片呐城,資水河畔,硝煙滾滾,隱雷陣陣。「衝啊!」5軍團戰士打紅了眼,索性脫去濕漉漉的上衣,赤膊上陣了!敵人哪見過如此陣勢一時紛紛後退。然而,鏖戰數時,終因紅3軍團未及時趕到,潰敗之敵得以喘息,逃回南雄城去了。

責任編輯: 凡子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