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冠華出言不恭 被評"要吃大虧"

2013-02-17 07:54  來源:黨史博覽

  核心提示:談判簽字後的第一個中秋節,喬喝醉了,摔了酒杯,對李克農出言不恭。當時李不在場。事後周恩來批評了喬。喬向李承認錯誤時,李只是平靜地說:「這事我知道了。你眼裏沒有幾個人,要吃大虧的。」

\

  本文摘自:《黨史博覽》2009年第1期,作者:楊冠群,原題:《親曆板門店停戰談判》

  1950年11月,筆者穿上了軍服,由外交部幹部轉換角色成了軍人——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的夙願終於實現,但卻是去參加停戰談判的。在朝鮮三年半的時間裏,曆盡風險,有幸見證了板門店停戰談判的全過程。

  西方記者報道說,當天的會議「時間必長、內容必多」,根據竟是中方記錄人員進帳篷時挾了厚厚的一疊記錄紙

  1950年7月11日,朝鮮戰爭停戰談判在朝鮮故都開城舉行,11月25日起移至板門店。談判伊始,就陷入如何劃分軍事分界線的僵局。中間打打談談,10月27日就軍事分界線問題達成了協議。1952年5月,雙方又解決了停戰監督和戰後限製朝鮮境內軍事設施等問題。但在此後一段時間裏,雙方在戰俘問題上嚴重僵持,談判已徒有形式。

  1952年11月8日,雙方談判代表來到板門店。雙方代表坐定後,美方首席代表哈裏遜中將按照老一套先問我方對其9月28日提出的堅持「自願遣返」的方案有何想法。我方首席代表、朝鮮人民軍南日大將指出:美方的「新方案」換湯不換藥,不予接受。於是,這個瘦小的、面帶殺氣的美國將軍宣布「無限期休會」,且不等我方作出反應即起身朝帳篷外走。我方全體人員處變不驚,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大笑表示了我們的蔑視,直到對方全部人員撤走後才離開帳篷。

  板門店是中立的會場區,本應得到雙方的尊重和維護,但傲慢、無信的美方卻沒有把它放在心上,多次炮擊會場區,派特務滲透,更多的是派飛機侵入會場區。談判破裂期間,美機更是肆無忌憚地侵犯會場區的中立地位。那時,美機經常低空飛越會場區上空,對周圍我方陣地轟炸、掃射,站在會場區內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為此,雙方安全軍官頻繁地在出事地點會晤,進行聯合調查,以確定事實真相,但每次美方都賴得一幹二淨。他們的借口是:飛機在上空飛行,站在會場區內用肉眼觀察,總是感覺飛越了頭頂,其實飛機都是在會場區外的上空活動,充其量不過是擦邊而過,不構成違反協議。美國軍官甚至挑釁地提出,要我方用其他方法證明飛機確實飛越了會場區上空。

  面對美方的挑釁,朝、中安全軍官進行了深入討論,想了很多方案。不久,又發生了美機侵犯會場區上空事件。我方要求雙方安全軍官立即會晤。雙方軍官先在會場區中心的帳篷外集合,然後一起步行到出事地點。

  雙方開始調查,我軍事警察陳述事件經過:「我們兩人在會場區內巡邏,走到這裏,突然一架美軍P-50型戰鬥機俯衝下來,低飛掠過會場區上空,飛向北去,攻擊我方陣地。」

  雙手叉腰、若無其事的美方安全軍官故伎重演,問我軍事警察:「你怎麼能肯定飛機飛越了會場區上空,而不是在會場區外?」

  這一次,我軍事警察斬釘截鐵地回答:「當時我仰起頭來,飛機就在我頭頂,和我身體成一垂直線。我立得筆直,同地面形成九十度角,因此,我敢肯定它侵入了會場區上空。」

  按照幾何學的原理,我軍事警察的論證完全正確。美方安全軍官沒有思想準備,支支吾吾,對這一論證不知如何反駁,聳了聳肩,認可我方的作證,並表示要向上級報告。

  1953年2月,美軍司令員克拉克建議先行交換傷病俘。中央認為這可能是對方有意在板門店轉變立場的試探性行動,指示我談判代表團:對於違反協議事件,以後不要采取不分輕重、一事一抗的方針。

  休會期間,板門店十分冷清,只有雙方軍事警察的身影。但一旦遇有會議,會場區便頓時熱鬧起來,車水馬龍,夾雜著直升機的轟鳴聲。帳篷外的公路上熙熙攘攘,雙方記者交頭接耳,互換信息。有的幹脆就蹲在路旁寫起新聞稿來。根據協議,記者不能進入會議帳篷,於是談判代表進出帳篷時便是他們搶鏡頭的珍貴時刻。代表們的衣著、舉止、神態,以及使用的交通工具等都是新聞資料。有時,連我們工作人員也成為揣測觀察的對象。一次,一位西方記者報道說,當天的會議「時間必長、內容必多」,根據竟是中方記錄人員進帳篷時挾了厚厚的一疊記錄紙。

責任編輯: 凡子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