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武鬥:一晚上打1萬多發炮彈

2013-02-06 08:04  來源:龍門陣

  核心提示:「三坪」地區每晚武鬥雙方都要用大炮互射,空壓廠一個單位一晚上就打了1萬多發炮彈,比戰爭年代某些戰役打的炮彈都多。家裏的土牆瓦房不安全,表哥就號召大家躲進防空洞保命。

\

  本文摘自《龍門陣》2012年第11期,作者:龐國義,原題:大表哥的武鬥遭遇,本文係節選

  「文革」前,區蔬菜公司與生產隊簽訂了合同,每年要隊裏生產各類時令瓜果蔬菜1萬斤,分別送到鄰近的河運校、黨校、515廠等企事業單位,保證這些單位食堂的蔬菜供應。

  武鬥剛開始那陣,幾支武鬥隊伍在公路上用鋼釺大刀往來廝殺,菜農給單位送菜時只得趕緊避讓,有時一避讓就要耽誤幾個小時。好不容易把菜擔到單位食堂,這些單位卻停課的停課,停產的停產,單位上的人為躲避武鬥也跑光了,找不到人過秤開票。菜農怕把菜蔬倒在食堂以後單位不認賬,只好又將菜擔回來喂豬。

  重慶的「八月戰爭」中,「三坪」地區整天炮火不斷,槍聲不絕。精良的武器射程又遠,子彈不長眼睛到處亂飛。一次,大家正在田裏揮鐮收割莊稼,忽然不知從哪裏飛來一串子彈落在田裏,濺起朵朵水花,嚇得社員們齊刷刷地撲倒在水田裏。又一次,幾發炮彈落在長石堡一帶,堡上騰地冒起硝煙,樹木被攔腰打斷,天上的高壓線也掉到了地上,電燈再也亮不起來了。為了社員們的安全,隊裏不再安排集體出工,也不往單位送菜了。

  菜農們不敢上街買火柴油鹽之類的生活必需品,只好填好清單委托個別膽子大的人,趁兩派武鬥間歇時前去購買。購買者一路提心吊膽,快步如飛,回來後把采購物品照清單分發給大家。紅光大隊副食店的貨品賣光後,社員們只好到石橋鋪街上去買。一個大熱天,社員張樹清上街買東西,回來的路上被冷槍擊中頭部,歪倒在田坎邊,被人發現時身體都已經僵硬了。

  大表哥義不容辭地挑起了全隊老老少少衣食住行的重擔。為了安全,他吩咐各家各戶不得輕易出門,將桌子搬到靠近牆角的地方,還在桌面上放上木板、棉被、蓑衣之類的物品,然後鋪一床席子在桌子下面,危急時大人小孩都躲在那裏。

  「三坪」地區每晚武鬥雙方都要用大炮互射,空壓廠一個單位一晚上就打了1萬多發炮彈,比戰爭年代某些戰役打的炮彈都多。家裏的土牆瓦房不安全,表哥就號召大家躲進防空洞保命。長石堡附近有一個抗戰時期留下的防空洞,2米多寬,近百米深,可以作為避難所。全隊幾十口老少,無一例外地前往洞裏躲避夜戰。我們兩兄弟也把涼板抬進防空洞,與社員們一起躲避戰火。

  家家戶戶早早地吃過晚飯,關好雞圈鴨圈豬圈,天黑以前就離家進洞。雖然防空洞裏提前用煙熏火燎,但裏面依然有蚊蟲肆虐,老鼠亂串,洞頂不停地滴水,寒氣逼人。大家全然不顧這些,鋪上篾席就在那裏過夜。表哥把養傷的老隊長背進防空洞,老隊長不停地叫喚:「這是啥子世道喲?硬是前世造孽,現世遭報喲!」

  在防空洞裏過夜實在惱火,除了黴臭熏鼻、蚊叮鼠咬、空氣混濁、黑暗嘈雜之外,大小便也不方便,全隊當時只有一只燈光微弱的手電筒,其餘照明全靠非常珍貴的火柴。特別是到了後半夜,防空洞裏冷得人根本無法入睡,年輕人便出洞活動筋骨,爬到山堡頂上的莊稼地裏觀看「三坪」地區天空中紛飛的曳光彈,那場面居然還有點壯觀。

  在防空洞裏住了兩夜,大家都不願再進去當「山頂洞人」遭罪了,就都躲在自己家裏睡覺。大表哥沒辦法阻攔,只好聽天由命,幸虧後來並沒有大的災難發生。

  造反派武鬥隊伍主要靠面包、餅幹、雜糖之類的幹糧充饑,時間一長,由於缺乏維生素,個個口腔潰爛,急需新鮮蔬菜。造反派派人下鄉來收購新鮮蔬菜,表哥說:「我們安全得不到保障,不敢給你們送菜。」雙方幾經交涉達成「協議」:隊裏只將蔬菜送到公路邊堆起,由造反派打收條,自己開車拉走。坡上田裏栽種的藤藤菜、白菜、萵筍、茄子、海椒、豇豆、南瓜、絲瓜等不斷送到造反派食堂去,這才沒有爛在地裏。

  中央「九五」命令(編者注——1967年9月5日,經毛澤東主席批準,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聯合發布了《關於不準搶奪人民解放軍武器、裝備和各種軍用物資的命令》)下達後,重慶武鬥中止了一段時間,我們兩兄弟就抬起涼板回到了家中。

責任編輯: 凡子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