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寅初:人口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2013-02-04 07:57  來源:文史參考

  「新人口論」引發大批判

  新中國成立後,馬寅初先後擔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任、中央人民政府財經委員會副主席、浙江大學校長、北京大學校長等職務。他看到新中國科技進步、醫療發展,人口出生率上升,國民平均壽命延長,人口數量激增。1953年全國人口普查結果表明,中國人口已近六億,並且以每年一千二百萬人左右的速度持續增長。馬寅初於是轉身投入到人口學研究領域。

  經過五年的實地調查和分析研究,1957年7月15日,七十五歲高齡的馬寅初在《人民日報》發表了《新人口論》。在文章中,馬寅初指出人口多、資源少是我國很嚴重的矛盾。建國以來,我國人口增長率平均約為千分之二十,以此推算,如不控製人口,五十年後全國人口將達到十六億。馬寅初認為,人口既是資源也是負擔,要保住這個大資源,去掉這個大負擔,辦法是提高人口質量,控製人口數量。

  《新人口論》發表後,引起全國性的強烈反響。起初毛澤東並不反對馬寅初「控製人口」主張,甚至頗為讚賞,但是隨著「大躍進」的發動,毛澤東從生產和革命的角度出發,認為「六億人口是一個決定的因素,人多熱氣高,幹勁大」。即使將來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和核戰爭,「頂多會毀滅我們一半,我們還有三億人,怕什麼?」從此,主流的人口觀點也風向陡轉。馬寅初和他的《新人口論》成為批判的靶子,被說成是「利用人口問題詆毀社會主義製度」,是「馬爾薩斯主義在中國的翻版」,「向黨進攻的大毒草」。在康生的直接指揮下,1958年到1959年,學術界掀起了一場針對馬寅初的大批判。上萬份大字報貼了出來,甚至貼到了北京大學,貼到了馬寅初的書房裏,要求馬寅初悔過檢討。

  政治風向在變,但是馬寅初對自己的調查和分析很有自信,他據理力爭,寸步不讓。1959年秋,馬寅初發表公開聲明:「我認為這(人口問題)不是一個政治問題,而是一個純粹的學術問題。學術問題貴乎爭辯,愈辯愈明,不宜一遇襲擊,就抱『明哲保身,退避三舍』的念頭。相反,應知難而進,決不應向困難低頭。」

  在萬馬齊喑的「文革」危局中,大批文人學者發表了違心自辱的檢討,馬寅初卻決不檢討。康生親自下令「一定要從政治上把馬寅初批臭」,糾集大量報刊對馬寅初進行圍攻。不能在理論上駁倒馬寅初,就采用大會接小會的車輪戰術,意圖拖垮年近八旬的馬寅初。車輪般的批判會後,馬寅初血壓驟升,住進了醫院。

  病中的馬寅初仍堅持論戰,發表了《重申我的請求》一文。他再次聲明:「我雖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敵眾,自當單身匹馬,出來迎戰,直至戰死為止,決不向專以力壓服而不以理說服的那種批判者們投降。」

  毛澤東看了馬寅初的《重述我的請求》後,說道:「馬寅初向我們下戰表,堪稱孤膽英雄,獨樹一幟,也可以說是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馬爾薩斯姓馬,他也姓馬,有人要捍衛他的外國祖先到底,有什麼辦法?看來,馬寅初不願自己下馬,我們只好采取組織措施,請他下馬了。理論批判從嚴,生活給予出路,此事不可手軟。」

  不久,馬寅初被免去了全國人大常委等職務,軟禁在家中,不能發表文章、公開演講,不能接受新聞記者采訪,還被禁止會見外國人士和海外親友。馬寅初又一次以「被禁止」的方式,從公共視野消失。

  一生手稿付之一炬

  雖然觀點相左,馬寅初其實真心崇敬毛澤東。他為三個孫子分別起名叫馬思毛、馬思澤、馬思東。馬寅初認為,真正愛護毛澤東的方法是對他講真話,搞個人崇拜「是害了毛先生」。在一次會上,有人說《毛澤東選集》四卷「一千年、兩千年後仍可適用」。馬寅初聽了不禁毛骨悚然,說:「對毛主席的這種恭維,是在搞個人崇拜。這種個人崇拜是毀壞毛主席的『糖衣炮彈』。」

  馬寅初的孫子馬思澤說,自己是在一個「生活條件很優越,但是社會地位又很低的家庭裏長大的」。馬寅初是行政三級,雖然天天被批判,但因為毛澤東的一句「生活給予出路」,還保留著不錯的生活待遇。馬家有一個司機、一個保姆和一個勤雜人員,勤雜工的「政治覺悟」相當高,自從馬寅初被打倒後,這個勤雜工就經常當面批判馬寅初,而且還慫恿老實的保姆罷工,甚至叫囂遲早要把外面的紅衛兵引來,把馬寅初家裏的反動「四舊」徹底破掉。

  馬寅初雖然在批判中寸步不讓,但是「文革」中造反派的狂熱,還是讓他心有餘悸。馬家有一個保險櫃,裏面放的不是錢,而是馬寅初積累了一輩子的學術論文、著作手稿,還有與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通信。夜深人靜時,馬寅初經常從噩夢中驚醒,夢見自己的保險櫃被紅衛兵砸開,所有的心血被付之一炬。為了避免高齡的馬寅初再因言獲罪,馬寅初的子女決定在紅衛兵來之前行動,把家中的名貴瓷器、玉器砸碎,式樣新潮的皮鞋鞋跟剪掉。馬寅初大量未出版的手稿也被全部燒掉,其中包括馬寅初手寫了數百萬字的《農書》,都付之一炬。

  馬寅初見此情景,長久沉默不語。

  人口非控製不行

  馬寅初分別於1901年和1917年迎娶了一妻一妾,不計早夭的一子,他共有七個子女,這在當時是一個典型的妻妾子女成群的中國式大家庭。經常有人說,馬寅初自己生了很多孩子,卻要別人都少生孩子,可見心口不一。實際上馬寅初早期的研究領域並不是人口學,而是廣泛涉及各類金融問題,後來他自覺停止了生育。馬寅初的人口理論,也不能簡單等同於後來的「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他提倡的是根據國情,有計劃地對全國人口實施宏觀調控,強調通過節育控製增長幅度,努力提高人口質量。在具體方式上,馬寅初反複強調過「最重要的是普遍宣傳避孕,切忌人工流產」。

  事實也證明,全國人口猛增,給國計民生帶來巨大壓力。1974年12月29日毛澤東在審閱《關於1975年國民經濟計劃的報告》時批示:「人口非控製不行。」這句話,竟與十七年前馬寅初《新人口論》中的小標題完全一致。

  粉碎「四人幫」後,當時主持平反冤假錯案工作的中組部部長胡耀邦在審閱馬寅初的材料後說:「當年毛主席要是肯聽馬寅初一句話,中國今天的人口何至於會突破十億大關啊!批錯一個人,增加幾億人,我們再也不要犯這樣的錯誤了。」

  1982年,馬寅初被一場感冒引發的肺炎擊倒,當年5月10日病逝於北京,享年一百零一歲。馬寅初墓前的挽聯寫道:「馬師在舊社會不畏強暴,敢怒敢言,愛國一片赤子之心,深受同仁敬重;先生為新中國嚴謹治學,實事求是,堅持真理不屈不撓,堪為晚輩楷模。」

  1979年11月,馬寅初的《新人口論》出版單行本,不到一年時間就加印至二十三萬冊。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開始號召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從此,嚴格的生育控製政策使得中國人的家庭模式、人口結構和生育觀念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責任編輯: 凡子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