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重溫:大公報堅持抗戰見證「落日」

\
大公報版面截圖


大公報報道日本投降版面(資料圖)

  大公報記者 鄭曼玲

  有些日子,人們永遠不會忘記。1945年9月2日,日本在美艦「密蘇裏」號上簽字投降。當天艦上僅有三位中國記者,就有兩位來自大公報──朱啟平和黎秀石。他們距簽字桌不過三五丈遠,親身見證了昔日在中國趾高氣揚的日本軍閥俯首稱降的重要時刻,稿件在大公報刊發後,舉國歡騰。就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9周年之際,讓我們追隨大公報記者那些深具曆史厚重感的文字,去重溫當年飽經戰爭血雨腥風的中國人民,洗盡國恥、重獲和平時的百感交集。

  日本乞降,是自1945年7月26日拉開序幕的。這一天,美、中、英三國首腦發表《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政府立即無條件投降。此後,原子彈在廣島落下,蘇聯出兵中國東北,日本再無退路,日皇裕仁不得已決定請降。

  日本請降 中國人潮水般湧上街頭

  8月10日傍晚,日本投降的消息,經美駐華使館傳到重慶。頓時整個城市沸騰了,人群像潮水般湧上街頭,長時期遭受侵略、蹂躪、轟炸之苦的民眾,以各種方式宣泄、張揚着他們壓抑已久的心緒。

  各家報社的記者,頻繁奔跑於市區大街小巷,記錄這千載難逢的盛大喜事。大公報記者陳凡描寫道:「這是八年來沒有見的場面,沒有人能分辨得清各種聲音,沒有筆墨能形容這種場面。記者跑完了整個重慶,沒有一個人能夠與我平心靜氣地說一句話,沒有一處不在動,大家的衣服都為汗濕透了,許多人的喉嚨都啞了。」

  8月15日,國民政府外交部正式公布了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將各界歡慶抗戰勝利的熱情推至高潮。大公報總編輯王芸生特意交代排字工人,刻下5個超大字號的鉛字。當天,人們在大公報的號外上看到了這5個八欄高的標題大字「日本投降矣!」

  當日大公報的社評寫道:中華民族不是沒有光榮的曆史,中華民族更不是一個卑屈的民族,但是,近百年來,尤自「甲午戰爭」這50年來,中國受這個後起的鄰邦侵略壓迫,真是恥辱重重,記不勝記!日本投降了,中國勝利了,世界和平重現了!中國人在今天真可以抬頭看人了,這一天,讓所有經曆了「九一八」後14年殊死抗爭而活下來的中國人終生難忘!

  日本簽字 舊恥已湔雪 中國應新生

  激動人心的時刻接踵而來。1945年9月2日,大公報戰地記者朱啟平在美國超級戰艦「密蘇裏」號上,記錄了日本代表簽字投降儀式。

  朱啟平在其傳世佳作《落日》中寫道,「密蘇裏」號艦的主甲板有兩三個足球場大,但這時也顯得小了,走動不開。海面上艦船如林,幾乎都是載?各國官兵來「密蘇裏」號艦參加典禮的。

  當時,艦上共有世界各國200多名記者,只有3位來自中國。朱啟平站在一座在20厘米口徑的機關槍上臨時搭起的木台上,距離簽字桌只有兩三丈遠。而他的同事、另一位大公報記者黎秀石,則站在第二層甲板,居高臨下正對?簽字台,正是拍照的絕佳角度。

  接近9時,日本代表入場。外相重光葵臂上掛着手杖,一條真腿一條假腿,走起路來一蹺一拐,日本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緊隨其後。朱啟平寫道:「他們都是中國人民的熟人,當年在我們的國土上不可一世,曾幾何時,現在在這裏重逢了。」目睹這一幕的黎秀石也覺得,「憤怒的心髒似乎要跳出胸膛,我緊咬牙關控制住自己的激動,用相機記錄下這個瞬間,要讓中國人知道,這些曾經趾高氣揚的人也有今天!」

  9時9分,重光葵和梅津美治郎分別在投降書上簽字。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則代表聯合國在日本投降文件上簽名。隨後是同盟國各國代表簽字。看到中國代表徐永昌將軍走上前,黎秀石的「眼眶充滿淚水,種種思緒衝上心頭」,他抓起相機拍了兩張中國代表在「密蘇裏」號簽字受降的照片,留下珍貴的曆史一刻。

  9月3日上午,國民政府舉行抗戰勝利慶祝會。這象徵八年抗戰結束、和平安寧到來的汽笛聲響徹雲霄,將中國民眾積存八年甚至更久的苦悶一掃而空。

  的確,「舊恥已湔雪,中國應新生!」僅僅4年零25天之後,一個全新的中國就開始屹立在世界的東方。


相關閱讀:

朱啟平《落日》成傳世之作

紀念中國抗日戰爭勝利69周年論壇:

紀念抗戰論壇促日反省曆史 大公報社長姜在忠獻辭

紀念抗戰論壇播民間遊擊隊紀念短片 在場人士淚灑現場

責任編輯:韓鋒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