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熱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高官:張春橋1975年收集毛澤東周恩來黑材料

1973年九十月間,張春橋一夥對杜忠的「審查」基本結束。杜忠在待處理期間,認為張春橋整理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黑材料的行徑事關重大,一連寫了4封信揭發張春橋的罪行。其中一封傳到張春橋、王洪文把持下的上海市黨組織。

  核心提示:在專案組工作中,杜忠接觸到張春橋等人收集和整理的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的黑材料。

\

  本文節選自:《中共風雲人物錄-真相-下》,編者:江湧,出版:中國文史出版社。本文原題為:《原題為敢與王洪文「叫板」的空軍政委》,作者:慕安

  1975年10月1日,經毛澤東主席批準,中央軍委任命張廷發為空軍政治委員、空軍黨委第一書記。

  任命之初,鄧小平找張廷發談話說:「你現在是空軍主要負責人。你當前的任務,就是要保證黨對空軍的領導權不被野心家奪去,保證每個空軍部隊的領導權不被野心家抓走。」

  不久,張廷發又見到葉劍英,葉對張廷發講的第一句話,也是領導權問題:「廷發同志,空軍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兩位副主席的話,歸納起來,一是保住黨對空軍的領導權,二是部隊要整頓。

  1975年12月10日,王洪文點名要找空軍黨委一、二、三書記和高厚良副政委談民航問題。那時,民航歸空軍領導,空軍第二政委余立金為民航政委卻沒有被找去談話。

  王洪文的直接目的,是要打倒一大批民航領導幹部,進而否定空軍貫徹1975年軍委擴大會議精神,最終否定主持1975年軍委擴大會議的葉、鄧,以便實現打倒葉、鄧和軍隊各大單位一大批領導幹部的目的。

  1976年2月25日,江青借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之機,擅自召集12省、市、駐京部隊各大單位領導打招呼會。

  對於江青召集的會,張廷發是持謹慎態度的。因為1974年江青搞「三箭齊發」、「放火燒荒」,派聯絡員來空軍送信、點火,在空軍機關和一些直屬單位大字報又滿天飛,隨便點名批鬥領導幹部,安定團結的局面受大了極大的破壞。機關大門外,上訪的、點名來揪人的、串連的波及空軍大大小小營院。這一切,張廷發記憶猶新。

  遵照毛澤東主席關於「軍隊要整頓」的指示,鄧小平、葉劍英主持召開的1975年軍委擴大會議最基本的精神,就是對軍隊進行全面整頓。江青等人對這次會議極為不滿,要全面否定。江青要與領導同志「轉彎子」,並公開點了空軍的名,說「空軍政委不聽話」,威脅要解決空軍的「問題」。

  1976年4月21日、24日,王洪文背着毛澤東主席、黨中央、中央軍委,私自召集空軍黨委常委「談話」。

  但是,4月21日那次「談話」張廷發托病沒去。

  曹裏懷副司令圓、高厚良副政委等去了。曹、高回來後說:「王洪文很凶,說我是黨中央副主席,我有權!空某軍的幹部、南空的幹部、民航上海局的幹部,沒有我的同意,一個也不許動。」

  王洪文這次「談話」不久,傳出了「空軍政委不聽招呼」的話。這當然是指張廷發。這個話,江青在當年2月私自召開的中央「打招呼」會上也說過。

  張廷發左思右想,「不聽招呼」只不過是個借口,實質上是要整人了,要整空軍,或者說是要把空軍拉過去,采取先打後拉的辦法。

  事隔不久,王洪文一夥制造了一個「社忠事件」。

  王洪文毫不隱諱地說:「要通過杜忠事件,砸開空軍的班子。」

  「杜忠事件是甩向空軍的一顆重磅炸彈。」他們甚至興高采烈地說,「借這封信,不但可以抓住空軍領導班子,還可以抓住中央軍委領導班子,以至黨中央領導人了。」

  杜忠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不但空軍機關的絕大多數人不知道,就是常委中的絕大多數同志也不了解。打倒「四人幫」以前,張廷發也不知道,直到粉碎「四人幫」以後,揭批「四人幫」反黨亂軍罪行時才搞清楚。

  杜忠原是空軍某師副師長,1968年8月1日,受駐上海空某軍黨組織指派,到上海公檢法軍管任某專案組組長。在專案組工作中,杜忠接觸到張春橋等人收集和整理的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的黑材料。不久,為掩人耳目,張春橋指使他的親信對知情的杜忠進行隔離審查,妄圖堵住杜忠的嘴,掩蓋張春橋一夥的罪行。

  1973年九十月間,張春橋一夥對杜忠的「審查」基本結束。杜忠在待處理期間,認為張春橋整理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黑材料的行徑事關重大,一連寫了4封信揭發張春橋的罪行。其中一封傳到張春橋、王洪文把持下的上海市黨組織。

  張春橋一夥截留到杜忠的揭發信後,有很多批示,並組織千余人對杜忠反複批鬥,變待處理為繼續關押審查。

  杜忠問題公開化了,也把張春橋等人反對毛澤東、反對周總理公開化了。張春橋一夥不得不改變策略,由公開批鬥又改為秘密關押。先把杜忠轉到農場,後又轉交南空五七幹校監督勞動,嚴加看管。

  杜忠在南空五七幹校監督勞動期間,又寫信揭發張春橋的罪行。信中說:「我整了中央首長的黑材料,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錯誤。我不能一錯再錯,我作為一個受黨長期教育的共產黨員,就是他們不恢複我的組織生活,再把我打成反革命,我也要把事實真相報告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張春橋問題不揭發,我死了燒成灰也不甘心。」

  這封信,按軍隊的組織係統交給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此時,已是1975年深秋。南空政治部請示如何處理杜忠的揭發信。正在南空參加會議的黃立清副政委指示:信的內容不準擴散,按軍隊的組織係統,密封轉軍黨委處理。揭發信到空軍黨委清查辦公室後,分管清查工作的高厚良副政委亦指示內容不準擴散。空軍黨委常委,包括作為第一書記的張廷發,都沒接觸杜忠的揭發材料。

  杜忠事件與其說是關係到空軍黨委常委絕大多數領導政治生命的大事,不如說是關係到王洪文、張春橋政治生命的大事。他們迫不及待地要把這件事的罪名栽贓到空軍領導頭上,說空軍擴散了揭發信的內容,是「反黨」、「分裂中心」的嚴重事件。

  王洪文一面加緊活動,一面親自上陣調查。1976年3月30日深夜,他背着中央軍委,直接打電話給駐上海的空某軍軍長,指派他調查杜忠事件,並把調查材料送給張春橋、王洪文在上海的死黨。4月19日,王洪文又打電話給空某軍軍長,要他來北京匯報杜忠事件的調查結果。王洪文作賊心虛,在電話中告訴這個軍長:「你不要請假,以免暴露行蹤。」

  其實,紙是包不住火的。一個軍長,作戰、指揮、航行以及日常工作多得很,離開崗位幾天,不見人影,難道不會引起懷疑?

  王洪文親自安排這個軍長來京的吃住問題。搞得非常神秘。在聽這個軍長匯報時,王洪文說:「杜忠的信是受去年7、8、9月右傾翻案風的影響產生的。同南京的政治事件和北京的天安門事件有關,這是給鄧小平當炮彈的。」王洪文還說:「杜忠事件要一查到底,北京由我去查,上海由你查。你要大膽差,你不要怕被打倒,打倒了,我把你養起來。」

  1976年4月24日,王洪文在北京三座門軍委會議室,再一次找空軍黨委常委談話,這次談話,張廷發去了。參加談話的還有陳錫聯。

  談話一開頭,王洪文就衝着張廷發來。他問張廷發:「你看信沒有?」

  張廷發裝着沒聽見,沒開口。

  王洪文見張廷發不說話,站起來走到張廷發面前,把幾頁紙在張廷發面前晃起來:「你看過沒有?」

  這哪裏像黨中央副主席同空軍黨委第一書記談話,明明是在審查人、在嚇唬人嘛。

  「我沒有,我又不是聾子。我聽見了,我沒看見過!」張廷發大聲回答。

  王洪文查揭發信「擴散」問題,查不下去了,談話草草收場。張廷發心理明白,這件事還沒完,還會逼他表態。

  1976年7月,王洪文批來一份揭發材料。他在批示中指責空軍黃立清副政委為鄧小平「鳴冤叫屈」、「咒罵文化大革命」、「攻擊毛澤東主席和以毛澤東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等等。王洪文要空軍黨委「討論」他的批示和給黃立清副政委定性,「並把討論結果上報軍委」。

  張廷發對王洪文「批示」的意思是先放一放。張廷發不說不辦,也不說立即辦,理由是我們常委同志全力以赴去唐山參加抗震救災或堅持指揮所值班,一天有幾百架飛機在唐山機場起落,一分鍾起落一架飛機,最緊張的時候,每26秒鍾起落一架飛機,不但白天黑夜飛,還跨晝夜飛行,這是黨和人民最需要空軍支援的時候,常委不能分散精力,不能不管,也不能馬虎。

  實際上,張廷發也在考慮,如何妥善了解這件事。王洪文「批示」要報軍委,怎麼報?把王洪文的「批示」和誣告材料原封不動地報,肯定不行。如果加上空軍黨委的意見,我們拿什麼意見?同意王洪文的批示和誣告信的57條,那麼就要打倒黃立清副政委,定性為「反黨分子」、「反革命分子」,不同意王洪文「批示」和誣告信的觀點,後果同樣是不容樂觀的。

  1975年冬至1976年10月以前,隨着「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掀起和深入,空軍的日子一天天不好過。王洪文逼常委表態,甩過來的帽子越來越大,氣氛越來越緊張。

  王洪文說:「空軍怎麼沒有資產階級?那不成了仙山瓊閣?」接着又說,「對7月18日的批示(指1976年7月18日,王洪文對南空誣告黃立清副政委材料上的批示)討論了沒有?怎麼討論的?中央正在注視着空軍的班子,看着每個人的態度。」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主席逝世,舉國哀悼。為毛澤東主席治喪,是全國的大事。軍隊要加強戰備,防止意外事件。空軍進入一級戰備,常委都在忙戰備值班和為毛主席治喪的事情。

  王洪文雖然是1975年的中央軍委常委,但是,黨中央並沒有委托他管空軍的事。他卻三番五次插手空軍,挑起事端,對空軍黨委常委中的老同志一再予以打擊。對王洪文在空軍的所作所為,張廷發是有所警惕的。從我黨我軍傳統作風來看,從空軍的角度來看,辦事總得按照黨的組織原則,按照黨和軍隊的程序來辦,越權越位,橫加幹涉,打棍子,扣帽子,無限上綱,這些惡劣行徑,都破壞了黨和軍隊的優良傳統。

  就在粉碎「四人幫」前幾天,張廷發正在空軍總醫院住院,軍委葉劍英副主席派葉辦主任王守江到醫院給張廷發打招呼。

  《葉劍英傳》裏有一段話:「特意派辦公室主任到空軍總醫院看望張廷發,打招呼,『病要治,部隊也要管』,張當天就出院,到作戰值班室坐鎮,加強對飛行訓練的具體領導。」

  葉副主席派人打招呼,使張廷發明白現在處於非常時期,軍隊不能亂,軍隊要保持穩定。軍隊要聽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指揮。

  回顧這一段曆史,可以說是刀光劍影,驚心動魄。尤其是在周總理、朱老總相繼去世,毛主席重病和去世期間,這場鬥爭更加尖銳,更加複雜,有公開的,有不公開的;有明的,有暗的;不知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射出一支暗箭,放出一排黑槍。在這場鬥爭中,空軍黨委常委絕大多數同志態度明朗,立場堅定。1976年1月以後,鄧小平也靠邊站了,空軍有事,直接請示葉劍英副主席。由於軍委領導的支持,由於空軍黨委常委絕大多數同志的抵制和鬥爭,使空軍的領導權沒有被「四人幫」奪走。

  1977年12月,中央軍委召開會議。吃飯時,鄧小平端着酒杯來到桌前說:「……張廷發是準備第二次被打倒的。」這句話,是對張廷發同「四人幫」作鬥爭的一個結論。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