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熱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戚本禹憶毛澤東73歲時還與江青同居

1966年5月12下午,毛主席的機要秘書徐業夫打電話到釣魚台找我,通知說,主席有重大的事情要召見我們,要我和陳伯達、楊成武三個人必須在明天(12日)一早趕到上海。毛主席是比我們早幾天從杭州抵達上海的,他給林彪的信應該是在杭州寫的。

  1966年5月12下午,毛主席的機要秘書徐業夫打電話到釣魚台找我,通知說,主席有重大的事情要召見我們,要我和陳伯達、楊成武三個人必須在明天(12日)一早趕到上海。

  我是5月1日從上海回到北京的。我那次去上海原本是為《紅旗》雜志組織工農兵學哲學的文章的。完成組稿後,張春橋傳達中央通知,叫我繼續留在上海,參加由康生、陳伯達、江青以及原中央秀才班子吳冷西、王力和尹達、張春橋、關鋒、我等人一起組成的 「五一六通知」文件起草班子,就是在這次文件起草的過程中,中央決定成立新的領導文化革命的機構「中央文化革命領導小組」,我亦被內定為成員之一。接着,江青又通知我,要我回北京後,不再去《紅旗》雜志了,而直接回中南海,說「關於你的工作,中央有新的安排」。所以,過了五一節,我就去中南海找汪東興,中央辦公廳在原來劉少奇住的甲字樓裏給我安排了辦公室。同時,在釣魚台也為我安排了辦公室。此時中央正在舉行討論「五一六通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我也列席了這個會議。會議是劉少奇、鄧小平主持的。

  接到徐業夫電話後,我就通知了陳伯達。然後又打電話給楊成武,楊成武說,他也接到徐業夫的電話了,並且已經安排好飛機,讓我和陳伯達明天一早去北京郊區的某軍用機場乘專機去上海。5月13日淩晨3時,楊成武就來電話催我們出發了。我和陳伯達坐車去了機場,與楊成武會合。我們剛登上飛機,飛機就起飛了。那是一架中型專機,飛起來很穩,裏面還有可以辦公的小房間。上了飛機,我心裏就在嘀咕,主席這麼緊急地召見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事?那時正在傳說北京有發生軍事政變的跡象,這次又有代總參謀長同行,是不是與軍事政變有關?

  大約飛了三小時左右,我們抵達上海虹橋機場。徐業夫已在機場等候我們,在去賓館的汽車上,徐業夫把已經印好的林彪轉呈給毛主席的解放軍總後勤部的一個報告,以及毛主席在5月7日為這個報告寫給林彪的信給了我們。在車上,我們就看起了文件。

  毛主席是比我們早幾天從杭州抵達上海的,他給林彪的信應該是在杭州寫的。照例這樣的文件都得由經過審查的專門工廠印制。我不記得杭州有這樣的工廠,上海倒是有的。所以這個文件可能是在上海印的,要不就是用飛機送到北京去印的。

  大概清晨7點左右,我們就到了主席下榻的西郊賓館12號樓。當時主席還沒有起床。但主席事先有交代,我們一到就馬上叫他起來。所以護士長吳旭君去告訴主席我們到了。叫我們在客廳裏先坐下。

  客廳不是很大,在客廳的一端是兩張單人沙發,對面是一張三人沙發,在兩面沙發的邊上都各有一把椅子。楊成武硬要讓我坐沙發,他自己坐旁邊的椅子。我想他是老革命,我一個小青年,怎麼可以我坐沙發,讓他坐椅子呢?經一番退讓,最後還是我坐椅子。我們坐下後,都埋頭繼續看文件。

  一會兒我們看到主席穿着睡衣,從客廳旁邊的一間臥室裏出來。我們知道主席通常都是晚上工作的,很少有這麼早就起床的。

  主席出來後,和我們一一握手打招呼。在和我握手時,主席說,好久不見了。主席這樣說,那是因為1964年夏我被調去《紅旗》後,就沒有再見過主席。我在中南海工作時,平日常騎自行車經過主席居室後門出海辦事。偶爾會遇上主席在散步,我遠遠看見主席在散步,都會立即下車,從靠牆一邊悄悄推車過去。可主席看到我,會向我抬手打個招呼。主席又說,上次討論哲學問題,讓《紅旗》派人來,你沒有來。主席指的是1964年秋他會見日本物理學家坂田昌一後,召集了一些人作了一次關於哲學問題的談話。我從主席的話中聽出來,主席或許以為我會去參加那次哲學問題談話的。但,陳伯達叫吳江、邵鐵真去了,沒叫我去。

  主席給大家打完招呼入座後,拍了拍他旁邊的單人沙發,讓我坐在他的邊上。因為是主席叫我坐的,我只好坐到了主席的身邊。原來我坐的那個椅子斜對着主席臥室的門,我總感覺臥室裏好像還有人。果然不一會兒,就看見江青也從臥室裏走了出來。我馬上起身要讓座給她,主席用手示意,要我仍坐在他邊上。江青就坐到對面的椅子上去了。我從秦城出來,聽到中央某領導人的講話傳達,說早在建國時,毛主席與江青就各住各的,實際上已離異。但我親眼目睹:在1966年,主席在上海時仍與江青同吃、同住。那時主席73歲,江青52歲。建國時,主席56歲,江青35歲。當時江青剛從蘇聯休養回國,與主席同吃、同住,兩人感情很好,這是我們大家都知曉的。直到1967年我因寫《愛國主義,還是賣國主義?》文章,從釣魚台到中南海找江青,仍見到她同主席住在一起。雖然那時江青住釣魚台11號樓,主席則住在中南海中,但江青仍時常回去看主席。

  (《舊聞新讀》本文作者為戚本禹)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標簽: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