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熱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1983年嚴打:朱德之孫三天兩審被槍斃

北京鐵路局年鑒編輯部副編審陳光中保存的朱國華照片。判決書稱,除李瑞外,朱國華等9名被告人共強奸婦女15人,強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婦女21人,猥褻婦女26人,攔截婦女17人,共計86人。

  判決書

  朱國華等9名被告人共強奸婦女15人,強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婦女21人,猥褻婦女26人,攔截婦女17人,共計86人。

  1983年9月18日,朱國華等六人被判處死刑。

  判決書上寫着:朱國華,25歲,天津鐵路分局自動化指揮部辦公室技術員。同案主犯劉增祐,28歲,天津市排水管理處基建隊工人。另一名主犯鄭愛民,30歲,天津市工業用呢廠工人。

  判決書描述,朱國華自1978年以來與劉增祐、鄭愛民等,利用舉辦家庭舞會,播放黃色歌曲、看裸體畫報和黃色錄像、請吃飯、搞對象、交朋友、找工作、調動工作、扣壓物品、揭露隱私或由同夥攔截等手段,「勾引、誘騙、籠絡、控制、要挾女青年,大肆進行流氓、強奸犯罪活動。他們還將自己玩弄、蹂躪的女青年,互相轉讓,使受害人繼續受害,從而形成以朱國華為首的流氓犯罪團夥。」

  判決書多次提及朱國華的強奸行為。比如判決書稱,1979年夏,朱國華經舉辦家庭舞會與兩名女性崔某、張某相識,爾後與劉增祐將兩人騙至朱國華家,朱國華將崔強奸,強奸得以完成是「以給調動工作相要挾」。劉增祐在朱家以堵嘴等暴力手段將張某強奸。

  判決書稱,1980年夏,朱國華還先後以交朋友、調動工作等欺騙手段,將女青年張某、劉某、張某某騙至家中強奸。

  判決書還稱,在1978年至1980年間,朱國華還先後將女青年趙某、馬某、白某、王某騙至家中企圖強奸,均因被騙女青年極力反抗未得逞。

  除了「強奸」一詞外,判決書還用一係列寬泛的詞語來描述朱國華的行為,如「玩弄」、「猥褻」、「奸污」等。例如判決書稱,截至1982年4月,朱國華還先後玩弄、奸污了女青年周某等7人,猥褻高某等6人。

  朱國華案中一名女性被告人為李瑞,被控告時43歲,為河北省中捷友誼農場第四服裝廠聘請的服裝設計師。判決書稱李瑞在1981年間先後與多名男性「亂搞兩性關係」。其被以流氓罪判處無期徒刑。

  判決書稱,除李瑞外,朱國華等9名被告人共強奸婦女15人,強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婦女21人,猥褻婦女26人,攔截婦女17人,共計86人。

  法庭認為,以朱國華為首犯,劉增祐、鄭愛民等為主犯的流氓團夥嚴重危害了社會治安秩序,侵犯了婦女的人身權利,應依法予以嚴懲。該案予以定罪的法律依據,除了刑法,還有六屆二次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

  「嚴打快打」

  「當時有人說把責任都推到國華身上,朱國華有他爺爺朱德,肯定不會難為他,國華被推到最前面,結果其余人被放,朱國華被槍斃。」

  朱國華的母親趙力平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特約撰稿人周海濱采訪時談到,當時的形勢是「嚴打快打」,「當時有人說把責任都推到國華身上,朱國華有他爺爺朱德,肯定不會難為他,國華被推到最前面,結果其余人被放,朱國華被槍斃。」

  從朱國華案的時間節點來看,1983年「嚴打」加速將其推向死亡。

  朱國華於1982年10月30日被捕。1983年6月30日,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分院向天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這中間隔了八個月。

  天津市中級法院受理此案後,對朱國華案不公開審理。法庭於1983年9月18日下達判決,以流氓罪和強奸罪判處朱國華等六人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天津市中級法院受理此案時,正值「嚴打」到來,形勢遽變。法庭從受理到宣判,不到三個月。

  朱國華以沒有強奸和量刑過重為由,向天津市高級法院提出上訴。天津市高級法院組成合議庭,不公開開庭審理,認定上訴人和原審被告人所犯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於1983年9月21日下達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從一審判決到二審判決,中間只有三天時間。

  審判朱國華的時間,正是天津嚴打轟轟烈烈的時間。截至當年10月1日,天津市嚴打判處死刑的有122人。

  最高層對朱國華案的決策過程沒有解密。《康克清回憶錄》中未見關於朱國華案的回憶或記載。從現有記錄來看,審判朱國華期間的1983年7月21日,中共天津市委向公安、檢察、司法、法院等部門領導幹部傳達了中央關於從重從快嚴厲打擊嚴重刑事犯罪分子的精神。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