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熱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1983年嚴打:朱德之孫三天兩審被槍斃

北京鐵路局年鑒編輯部副編審陳光中保存的朱國華照片。判決書稱,除李瑞外,朱國華等9名被告人共強奸婦女15人,強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婦女21人,猥褻婦女26人,攔截婦女17人,共計86人。

\

   北京鐵路局年鑒編輯部副編審陳光中保存的朱國華照片。記者 高龍 翻拍

1983年9月24日,朱國華被執行死刑。 記者高龍翻拍於《天津檢察志》

   1983年9月24日,朱國華被執行死刑。 記者高龍翻拍於《天津檢察志》

  嚴打「雙刃劍」30年

  那是被後世廣泛討論、猜測甚至渲染的一場司法風暴。其影響持續至今,但諸多案件詳情仍未解密。

  1983年由高層發動的嚴厲打擊刑事犯罪活動,有一個廣為人知的簡稱:嚴打。

  這場以「從重從快」為辦案方針的司法運動,對當時的法律做出了顛覆性改變,「是特定曆史條件下的一種國家治理方式」,並對後來的司法實踐產生了深遠影響。

  1983年嚴打之後,又有1996年、2001年兩次全國範圍內的嚴打。1983年9月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等三個重大決定,對刑法做了顛覆性修改,規定對流氓罪等十幾種犯罪「可以在刑法規定的最高刑以上處刑,直至判處死刑」。對嚴打產生的問題,司法係統內部也有總結:「工作中也存在着應該糾正的問題,如對流氓罪定性不準,有的案件工作粗糙,個別區縣院曾有不符合辦案程序的做法和發生錯案等。」

  「上午10時20分許,在多輛摩托車及警衛車的簇擁下,二十多輛刑車裝載着這批行將就死的罪犯,慢慢駛過熙攘的中山路,前往刑場。朱國華被反綁雙手,垂頭立在第十七輛車車廂的前端,身上穿的仍是那件舊灰襯衣。他那被垂披的長發遮掩着的臉毫無表情,誰也無法知道在這人生的最後道路上,他在想些什麼?」

  在北京的家中,北京鐵路局年鑒編輯部副編審陳光中翻出他30年前的日記。時光指向了1983年9月24日,星期六。上述情節來自於這一天陳光中日記的記載。這是25歲的朱國華生命的最後一天。他的案子後來反複被人提起,是因為他的顯赫身世——他是朱德的孫子。

  與日記一同翻出的,還有一張朱國華當年的照片。經過歲月的沉澱後,照片有幾道折痕。

  在1983年嚴打中,朱國華以流氓罪和強奸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決書稱,朱國華強奸婦女8人,強奸未遂4人,玩弄婦女7人,猥褻6人。

  名門之後

  他的案子後來反複被人提起,是因為他的顯赫身世——他是朱德的孫子。

  1980年,34歲的陳光中在天津鐵路分局自動化指揮部辦公室工作,負責C4計算機機組。7月的一天,他見到了來辦公室報到的朱國華。朱國華擔任技術員,負責辦公室的打印機。

  陳光中對朱國華最初的印象不錯。「朱國華特別禮貌,張口閉口陳師傅。一開始比較循規蹈矩,挺隨和的。」

  據陳光中介紹,單位紀律比較鬆弛,到後來天熱時,朱國華每天上午11點多來,到機房睡一覺就走了,因為那裏有空調。陳光中記得他有次說,「朱國華你至少給點面子,你老這樣遲到,我扣你獎金!」朱國華回答,「該扣你就扣吧。」

  出事前沒多久,朱國華半個月沒在單位露面。有次他來了,陳光中說他,「你至少請個假吧」,朱國華解釋說他回老家去了,老家給他爺爺立個塑像。陳光中後來一查,根本沒有那回事。

  在單位人的印象中,朱國華並不像人們想象中的高幹子弟。陳光中回憶,「他好說大話,但為人熱情,你和他聊什麼都能聊。」

  陳光中描述,朱國華性格不是太外向,但很愛玩,「他滑冰技術很溜,而且從滑冰帽到緊身褲,裝備齊全。朱國華會裁衣服,有時和女同事聊衣服怎麼裁。」

  朱國華的母親趙力平,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特約撰稿人周海濱采訪時描述:朱國華不愛說,不怎麼出去,喜歡畫圖,制作寫字台、單人床,像個「小木匠」。

  陳光中回憶,「朱國華對女性表現出超乎尋常的興趣,老問單位誰有男朋友沒,但很可惜單位沒有單身女性。」

  但對朱國華在外面的事,單位的人也只是道聽途說。「聽說他不斷換女朋友,但從沒見他帶過一個女孩子到單位來。」陳光中注意到,出事前幾個月,朱國華開始收心了。有一次,朱國華告訴陳光中,說他找了個女朋友,準備結婚了。朱國華出事後,陳光中感覺很驚訝。

  1982年10月30日,陳光中在天津寧園暢觀樓二樓吃飯時,看到朱國華同一個陌生人進餐。飯後幾分鍾,朱國華就被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的幾個警察帶走了。他走得匆忙,一輛剛買的「永久」牌自行車扔在了機關門口。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