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北京兵變”真的是袁世凱指使的嗎?

2012-06-18 14:53  來源:鳳凰資訊

  袁世凱 (資料圖)

  在清帝宣布退位後,孫中山按照約定辭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一職,但同時也提出了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臨時政府必須設在南京;新任臨時大總統必須到南京就職並遵守臨時參議院製定頒布的一切法律章程。

  孫中山之所以要堅持定都南京並要求袁世凱非到南京就職不可,目的就是要以此來限製袁世凱,因為袁的勢力主要在北方。但袁世凱沉浮宦海三十餘年,他是何等人物,豈有看不出孫中山的用意?又豈有孤身南下、成為南方革命黨的傀儡之理?南京定都之提議稍顯幼稚,非待智者而知之。

  果然,袁世凱隨後給南京臨時政府複電,聲稱自己“德薄能鮮”,不敢承擔總統一職;如今北方危機四伏,險象環生,目前不便南下;自己經反複思量後,“與其孫大總統辭職,不如世凱退居”雲雲。這個“以退為進”的招數,袁世凱用得既冠冕堂皇,又無懈可擊,不但為自己贏得淡薄名利、謙讓自抑的好名聲,而且還著著實實將了南方革命黨一軍。

  袁世凱的電報一公布,各方輿論紛紛對定都南京一事表示反對,譬如民社、國民協會等八個社團便發表聯合聲明,聲稱“定都北京乃民國內政外交之關鍵,倘若舍北取南,帝黨勢必會死灰複燃,而強敵也有乘機侵略之虞”;清末立憲派領袖張謇也不讚成遷都之說,他認為“建都北京,取其接近蒙、藏裨益治理”;2月24日的《申報》更是以《去爭篇》為題,攻擊孫中山等人是“陽托參議院之議決,而陰以遂其脅製之私,置滿蒙回藏於不顧。”

  當時風頭正健的革命老同誌章太炎跳出來大唱反調,他在《致南京參議會論定都書》中宣稱南京地處偏倚,備有“五害”:一是威力不能及於長城外,二是北民化為蒙古,三是日本俄國侵及東三省,中原如失重鎮,必有土崩瓦解之憂;四是清帝、宗社黨、蒙古諸王可能作亂,致使國家分裂;五是遷都耗費巨資,難以籌劃。

  在輿論的煽動下,各省都督、紳商代表也紛紛致電南京臨時政府,對定都南京表示異議。就連一貫主張建都武昌的黎元洪,這時也改口支持北京定都,“以免釀成大患”。而南方革命軍中的許多將領如浙軍司令朱瑞、粵軍司令姚雨平、第一軍團長柏文蔚等也紛紛發表通電,主張臨時政府建在北京為妥。

  孫中山接到電報後,心裏倒是樂意袁世凱辭職不幹,但他不能自作主張,於是便將袁世凱的電報交與臨時參議院討論。臨時參議院的議員們對定都南京一事也無甚決心,或許是他們認為孫中山的想法太天真,或者急於維係來之不易的和平,結果對於定都一事遲遲不能定案,最後隻好用投票的方式來決定。

  投票的結果出人意料,參議院以二十票的壓倒多數否決孫中山的主張(北京二十票,南京五票,武昌兩票,天津一票),而參與投票的議員大多數為同盟會員。孫中山得知這個結果後極為憤怒,據《胡漢民自傳》中稱,“先生(指孫)召克強(即黃興)至總統府,讓之。克強亦謂黨中不應有異議。先生遂召集院中同誌黃複生、李伯申、鄧家彥等為評言其得失,則皆唯唯。依參議院法,須政府再交議院,始能推翻原案。鄧、黃等以是請。克強遽曰:‘政府決不為此委曲之手續,議院自動的翻案,盡於今日;否則吾將以憲兵入院,縛所有同盟會會員去。’是日適祭明孝陵,遂請先生上馬出府。餘稱病不從行,而就府中草文書,交院再議;一麵飛白先生。”

責任編輯: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