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紀念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為革命只生一個孩子:解密獨生子女政策出台始末

 1980年9月25年,中共中央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最好一個、最多兩個」如何變成「只生一個」

  1970年代,中國實行「晚、少、稀」的人口政策。「晚」是男25周歲以後、女23歲以後結婚,女24周歲後生育;「稀」指生育間隔為3年以上;「少」是指一對夫婦生育不超過兩個孩子。1978年,中央又提出「最好一個、最多兩個」的人口政策。

  此時的計劃生育政策主要靠輿論宣傳和群眾自覺來實行。在節制生育方面政府盡可能提供方便。1972年10月,毛澤東在一次談話中稱:避孕藥和避孕工具不要錢還不行,還要送貨上門,不然,不好意思去拿。

  縱觀整個70年代,據楊魁孚、梁濟民、張凡所著的《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大事要覽》一書統計,自然增長率從1971年的23。33‰,下降為11。61‰,下降了11。72個千分點。婦女總和生育率,也就是一個婦女一輩子生育孩子的數目,從5。44左右下降到2。75左右,減了2。69。人口下降速度之快,扭轉了之前持續20余年的高生育和高增長的局面,創造了新中國人口史上的奇跡。但自1980年「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強制實施之後,除1980年略有降低,人口總和出生率出現報複性增長,再也沒有回到1970年代的低水平。

  「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從何時起取代了「最好一個、最多兩個」的政策,三十年來一直致力於人口研究的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院梁中堂看來,使事情發生改變的,是1979年1月在北京召開的全國計劃生育辦公室主任會議。

  在這次會議上,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計劃生育領導小組組長陳慕華說:「全國要制訂一個政策,首先要各省、市自己搞試行。」

  從這一年的9月1日始,上海市開始實施獨生子女政策,並發放《獨生子女證》,憑證享受獎勵待遇。據《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大事要覽》記載,1978~1979年間,河北、遼寧、上海、北京、天津、江蘇、吉林、山西等省、市先後作出有關計劃生育的規定中都有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的要求或規定。

  與此同時,中共領導人李先念、陳雲、華國鋒、鄧小平相繼在公開場合提倡「只生一個」。

  1979年6月1日,陳雲在一次談話時說,要「制定法令,明確規定只準生一個」「先念同志對我說,實行『最好一個,最多兩個』。我說再強硬些,明確規定『只準一個』。準備人家罵斷子絕孫。不這樣,將來不得了。」

  10月15日,鄧小平會見外賓時指出,我們正在把計劃生育、降低人口增長率作為一個戰略任務。我們提倡一對夫婦生一個孩子。凡是保證只生一個孩子的,我們給予物質獎勵。

  在中共中央領導人的思想已經達成高度統一的情形下,這一年的12月15~20日,陳慕華在全國計劃生育辦公室主任會議上指出:「過去我們說『最好一個,最多兩個』,現在提出來『最好一個』,後面那個『最多兩個』沒有了。」

  「一胎制」的軌跡漸漸明晰。

  行於艱難的年代

  1978年,經曆文革十年的中國經濟,面臨巨大困難。據統計,當時全國有2。5億絕對貧困人口,而當年中國GDP在世界排名第15位,但人均GDP排世界倒數第2位,人口問題被當作制約中國經濟的發展的重要原因。

  李先念在一次關於當前經濟問題的報告中指出:「物質生產雖然有了比較大的增長,但按人口平均的占有量來說並沒有提高,極大地影響了國家的積累,影響了建設的速度,影響了人民物質和文化生活的改善。這是一個嚴重的教訓。」

  「當時中央提了個口號『把經濟搞上去,把人口降下來』,有很強的改變國家命運的決心。當時還有人提出,長痛不如短痛,做個手術,短痛一下就好。」張敏才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座談會的時候,還有一個香港學者還提出『無嬰年』,就是在一年的時間裏,號召大家都不生孩子。」

  在張敏才看來,改革開放之後的中國正處在一個意氣風發的時代,難免在某些方面會有些急躁的情緒,但是他仍然認為獨生子女政策「始於憂患,行於艱難,成於統籌,福澤後代,惠及全球」。

  當時,中央對於人口下降的急迫心情傳達到地方,地方為了提前完成中央的指標,在執行深度上有過之而無不及。

  梁中堂研究發現,自中央1978年「最好一個、最多兩個」的69號文件發出之後,一些地方紛紛制定了「一胎制」的地方政策。比如廣東立刻制定了30條地方政策規定,天津制定了8條,提出限制和處罰生育二胎及二胎以上子女的家庭。

  除了當時急躁氣氛的影響,在翟振武看來,從「二胎」轉為「一胎」,也是當時現實的需要。「從1977年開始,人口下降速度減緩,1977年婦女總和生育率為2。84左右,1979年為2。75左右,中央為了更有效的控制人口,所以采取了相對強力的措施。」

  對於宋健等人以總和生育率值為控制量對人口進行預測的方法,馬瀛通30年來一直持不同意見。「用總和生育率進行人口預測,西方十多年一直采用這個方法,但它並不適合中國。它需要有一個條件:要在穩定人口的情況下。但在我國實際生育中,年齡別生育率波動相當大。我國的人口控制是計劃生育控制的,真正符合計劃生育和按計劃生育規律的人口測算方法還遠沒有形成,因此,測算結果與實際往往相差甚遠。但在當時的中國,用控制論預測人口,無疑被當作一門十分先進的科學。」

  原國家科委「人口控制與對策」研究小組主要成員孔德湧回憶,根據宋健等人的預測,如果平均每對夫婦只生2。14個孩子,中國人口總量將保持不變。但當時的實際婦女總和生育率已經遠遠超過了2。14。此外,在廣大農村,計劃生育工作很難一步到位。所以,直接實施「一個孩子」的標準就成了非常現實的要求。

  • 責任編輯:陳永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