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畫傳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揭秘賀子珍無法再婚的難言之隱

賀子珍吃了一驚。原來很多老戰友都勸她物色一個新的伴侶,使後半生能有一個美滿的家。賀子珍聽了戰友的勸說,也心動了。但現在看到女兒嬌嬌這樣反對,也只好作罷。

  1940年底,按照預定的計劃,到蘇聯去學習和治病的同志,在完成了學習和治療的任務後,都一批一批地回國了。賀子珍不想回國,她一想到回國後要面對毛澤東和江青的婚姻關係,心裏就十分的傷感和痛心,她沒有勇氣去面對,也不願意去面對。結果,許多同志回去了,賀子珍留在了蘇聯東方部教孩子們學中文。

  對求愛者一律拒絕

  昔日在一起的戰友幾乎都回國了,在異域的賀子珍顯得更加寂寞了。為了排遣寂寞,賀子珍更加努力地學習,努力地工作。

  為了使自己開始一種新生活,她決心改換一下形象,一天,她來到理發店,把自己直直的秀發燙成了當時在蘇聯很流行的卷發。賀子珍本來就長得端莊娟秀,她這麼一收拾,更顯得風姿綽約,加上她在蘇聯這幾年的文化熏陶,言談舉止間透出魅力女人的風姿,與以前的她簡直判若兩人,30歲的賀子珍煥發出的是一種健康的、成熟的女性美,尤其是她那滿含憂傷的眸子,楚楚動人,讓人一看就能感覺到她是一位有故事的女人,使她顯得別具風韻,清麗嫵媚。

  此時,賀子珍與毛澤東分手在東方大學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了,許多人都知道賀子珍是個離了婚的女人,一些男同志對這位有一種憂傷美的女人充滿了愛慕之情,他們常常找借口向賀子珍示愛,甚至,有的人還當面向她表示愛意。可是,求愛者都被賀子珍婉轉地拒絕了。

  因為賀子珍心裏仍然只有一個毛澤東。雖然他現在已成了別人的丈夫,但是,她依然牽掛着他,仍如一位分別在外的妻子一般掛牽、惦記着他,因為對毛澤東的這份摯愛,她的情感世界裏容納不下第二個人。

  為了排遣寂寞和痛苦,原來最反對跳舞的她現在也開始學習跳舞。並且,偶爾也參加學校舉辦的舞會,她那輕盈的舞步,優美的舞姿,更吸引來中外留學生的好感。所以,每次舞會結束後,總有異性向她大獻殷勤。

  賀子珍燙了頭發,又學習跳舞。在蘇聯留下來的同志中除她以外,無一人燙發,在人們的眼中,卷發是資產階級的那一套,與無產階級戰士的身份是格格不入的。結果,賀子珍的表現又引來一些閑言碎語。

  回國後曾經心動

  1947年冬天,賀子珍帶着女兒嬌嬌(李敏)從蘇聯回到闊別9年的祖國,在哈爾濱的東北局工作。那時,上級通知賀學敏之妻李立英去哈爾濱看她。可李立英卻不想見她,或者說怕見她。為什麼呢?因為此時有許多關於賀子珍的傳說。說她性格暴烈,脾氣急躁,而且患有精神病,住過瘋人院,至今神智不正常。不過雖如此,但李立英代表賀敏學去了。對於這次見面李立英是這樣回憶的:

  我是懷着惶恐之心去看賀子珍的。然而,當她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卻愣住了!她雙目秀麗,容貌端莊,皮膚白淨,眉彎似月,風采不凡,哪有精神病人的影兒!等領路人介紹後,賀子珍便親熱地喚我嫂子,拉着我和女兒小平的手噓寒問暖,並給我們燒熱水擦洗、暖身子。她的話說得有點生硬,舌頭偶爾還打結。她解釋說這是因為在蘇聯找不到人講中國話所致,還笑道:「現在見到嫂子就好了,我要和你說個三天三夜。」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李立英在哈爾濱呆了一個多月後,回去了。分別時,賀子珍把回國後李富春送給她的一只金戒指送給了李立英。

  李立英被感動得眼睛都濕潤了。通過一個多月的接觸,感到賀子珍完全不像人們所傳說的那樣,是一位患有精神病的人,而是一位很正常的、溫柔熱情和心胸寬闊的女人

  賀子珍在哈爾濱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身子得到了恢複。過去因貧血而顯得蒼白的臉也開始紅潤起來,顯出一種成熟少婦特有的美感和風韻。

  在哈爾濱的這段時間裏,戰友們為了排解她的寂寞,常常拉她去參加周末的舞會。在延安時期形成的周末舉辦交誼舞會的風氣,此時在哈爾濱仍保留着。請賀子珍跳舞的人很多,許多人都誇她舞步輕盈,舞姿優美。

  此時的賀子珍雖然喜歡上跳舞,但並沒入迷。在哈爾濱每參加一次舞會回來,她的臉龐紅紅的,充滿了歡樂,眼睛裏原來彌漫的憂鬱神色,似乎消失了。

  有一次從舞場裏回到家,屋裏只有賀子珍與女兒嬌嬌,賀子珍把嬌嬌叫到跟前,說:「嬌嬌,我同你商量個事,我給你找個新爸爸好嗎?」

  嬌嬌聽到媽媽這一問,突然大哭起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新爸爸!」

  賀子珍吃了一驚。原來很多老戰友都勸她物色一個新的伴侶,使後半生能有一個美滿的家。賀子珍聽了戰友的勸說,也心動了。但現在看到女兒嬌嬌這樣反對,也只好作罷。她伏在桌子上,失聲地痛哭起來。從此以後,她再也沒有提過再婚之事。雖然戰友們仍然不時勸她,但她都是拒絕。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標簽: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