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畫傳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毛岸英赴朝前叮囑妻子:小心江青 接觸時多個心眼

毛岸英赴朝鮮錢,叮囑妻子劉思齊,對江青小心,接觸她時要多個心眼,他就得罪過她。劉思齊感覺,岸英心裏還留有一些話,沒有告訴我。」

毛岸英赴朝前叮囑妻子小心江青:接觸時多個心眼

板倉毛岸英衣冠塚。資料照片

毛岸英赴朝前叮囑妻子小心江青:接觸時多個心眼

劉思齊會見本文作者之一的黃柏強。

  清明時到板倉,發現開慧烈士陵墓的北面山坡上,新增了一座毛岸英衣冠塚。

  這讓我們想了許多:425具志願軍烈士的遺骨回歸祖國、電視劇《毛岸英》、電影《毛澤東和他的兒子》……然而,我們記憶最清晰的卻是去年11月23日那次采訪。采訪對象就是劉思齊老人,她回憶起自己的1950年,告訴了我們關於毛岸英赴朝前許多生活細節。

  1.

  一年的婚姻緣分

  那次采訪就在板倉楊開慧紀念館裏。

  劉思齊老人雖然年過八旬,但身體健旺,思維清晰,待人和藹。談起毛岸英的往事,她顯得很平靜。她說,這個話說長也長,說短也短。

  「1950年10月14日,這是我永遠難忘的日子,因為我和岸英1949年10月15日結婚,岸英1950年10月15日動身赴朝。岸英犧牲後,我才有一個感覺,我們的緣分只有一年。為什麼只有一年的緣分?我不知道。」

  「1950年對我來說,迷信的話是血光之災。8月份我做扁桃體手術,原本是很簡單的事,結果馬上大出血,咳血痰。當時在北京醫院住院,毛遠新的姐姐毛遠志(毛澤民和王淑蘭之女)照顧我。岸英陪李克農(時任外交部副部長、軍委情報部部長)去蘇聯了。岸英去哪裏我從不打聽,因為結婚前就定了原則,不該聽的不聽,不該問的不問,不該知道的不知道,不該說的不說。岸英從蘇聯回來後,我說遠志照顧我非常周到,讓他知道這份情。」

  「9月30日在天安門練隊形,準備參加國慶遊行,休息時我很餓。媽媽(張文秋)在中國銀行工作,銀行總部有一小飯館,媽媽叫我在館裏吃了碗肉絲面。因吃面,晚了時間,只得跑步趕去集合。回到中南海,誰也未見到,主席不在家,江青也不在。覺得身子不對勁,開始躺在床上翻過來翻過去,後來肚子疼得不行。我告訴邵華後不知是保健醫生還是誰來了,說要去醫院。把江青找回來後,江青也說趕快去醫院。她問我媽電話,我告訴了她。到301醫院診斷是急性闌尾炎,說(動手術)要親人簽字,可當場沒有親人。給媽媽打電話打不通,後來江青說是我說錯電話號碼了。找不到岸英,他們又不敢去找主席……」

  「沒辦法,醫院院長兼婦科主任,說她來做手術。我的手術是婦科主任(醫生)做的,一個外科主任在旁。因婦科主任(醫生)不放心,她覺得不太內行。」

  「10月1日,岸英下午才到醫院來,快吃晚飯了。他解釋了什麼我記不清楚了,是到蘇聯使館了,還是參加宴會了,還是去幹其他什麼事去了。他坐了一會說有事就不見了,一直到10月14日才來,中途一個電話也沒有。我不高興,他一個勁道歉,道歉之後又說明天要出差。我問他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他連我們的結婚一周年紀念日也忘了。結婚以後他到長沙和蘇聯出了兩次長差,只有1950年的寒假(20多天)才是我們朝夕相處的日子。他很忙,蘇聯專家來我家時他讓我主動出去,我不懂俄文,他們講什麼我聽不懂,他說我可到院子走走,到李克農辦公室、會客室坐坐。當時我想,你們為什麼不去辦公室談,公事搬到家裏來談?」

  • 責任編輯:鄭學友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