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畫傳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文革第一圖:《群醜圖》

  畫中的全部人物

彩色版《群醜圖》

  該畫人物共39名,排成一隊,自畫面右下方起始為隊首,經畫面左方至畫面右上方止為隊尾。現將該畫中的人物及其手舉道具按從前到後的順序按組列出:

  隊伍正在向標有「資本主義」路標的深淵走去,路標上停有一只烏鴉。

  陸定一:舉槌敲打標有「閻王殿」字樣的銅鑼,銅鑼發出「教條主義」、「簡單化」、「庸俗化」、「實用主義」的響聲。

  吳晗(三家村之一):身穿帶有「先鋒」字樣的褂子,手舉頂有帶「彭」字將軍盔的「海瑞罷官」

  鄧拓(三家村之一):身穿帶有「先鋒」字樣的褂子,手舉「燕山夜話」

  廖沫沙(三家村之一):身穿帶有「先鋒」字樣的褂子,手舉「有鬼無害」

  夏衍(四條漢子之一):用喇叭吹出「三十年代」

  周揚(四條漢子之一):用喇叭吹出「王明路線」、「國防文學」、「反對魯迅」,並敲鼓

  林默涵:吹喇叭

  齊燕銘:扛着裝「鬼戲」的箱子

  田漢(四條漢子之一):穿着寫有「反黨」字樣的戲衣,手舉「謝瑤環」

  陽翰笙(四條漢子之一):打着寫有「李秀成之死」的招魂幡,夾着「北國江南」

  彭真:手捧「二月提綱」條幅,坐在劉仁舉的車旗內

  劉仁:在彭真身後手舉車旗

  鄭天翔、蔣南翔:在彭真右手邊,肩扛寫有「專斬左派」、「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虎頭鍘

  陸平:在彭真左手邊

  嚴慰冰:在彭真左手邊,正在寫「匿名信」

  楊尚昆:在彭真左手邊,正戴着竊聽器接受耳機抄錄

  羅瑞卿:斷了腿裝在筐子裏

  肖向榮、陳鶴橋、梁必業:正在抬裝有羅瑞卿的筐子

  王光美:戴遮陽帽,穿裙子,戴項鏈,騎着自行車,左手挎着寫有「桃園經驗」的挎包,右手手舉一支寫有「劉」字的令牌,自行車前掛着「劉主席語錄」,自行車後架上摞着許多「帽子」,分別寫有「反革命」、「幹擾」、「真右派」、「假左派」、「遊魚」、「扒手」、「反黨分子」、「小牛鬼蛇神」等字樣。

  劉少奇:坐在轎子裏,手舉一大把寫有「劉」字的令牌。轎子左側兩個上角分別綴有「三自一包」、「三和一少」的綴子,轎子左側菱形黑底上寫有「修養」,菱形四個邊外各寫有一個「我」字

  薄一波、安子文、李維漢、林楓:給劉少奇抬轎子,薄一波腰間插着「經委」、「建委」、「計委」的公章。

  賀龍:在劉少奇轎子右手邊,身背分別寫有「老子英雄」四個字的四面靠旗。

  鄧小平:坐在滑竿上,手拿一把寫有「王牌」、「工作隊」、「三自一包」等字樣的牌。

  萬裏、李井泉、劉瀾濤、何長工:給鄧小平抬滑竿。李井泉手提鞭子。

  劉志堅:在鄧小平滑竿左手邊,左手提笑臉面具,右臂夾着寫有「軍隊」字樣的公文包。

  呂正操:衣兜裏裝着「罷工」條,手托大疊「100元」鈔票正在散發

  陶鑄:手舉寫有「保」字的笏

  肖望東

  王任重

  錢信忠

  隊伍後面有六面小旗,代表六個反動組織,前面三面分別為「東糾」、「西糾」、「糾」,後面三面分別為「聯動」、「紅旗軍」、「榮複軍」。

  《群醜圖》作者

  《群醜圖》發表時署名「鬥爭彭、陸、羅、楊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籌備處宣」,實際作者卻是當時中央美術學院的學生翁如蘭。

2013年07月26日 - 粉畫家吳錫安(亞亞) - 吳錫安的博客

1979年秋研究班在敦煌實習時合影,前排左起:翁如蘭、劉虹、樓家本、華其敏

  《群醜圖》的作者是翁如蘭(女),1944年生於北京,著名元史大家翁獨健的女兒。1956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附中,1962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係,從師於著名戲曲人物畫家葉淺予先生,主攻人物畫。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因作《群醜圖》被認為是「醜化中央領導人」,而被捕入獄,後被「下放部隊農場改造三年」。後入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係研究生班,成為文革後的第一屆研究生,1980年畢業後留在中央美院任教,1980年。翁如蘭畢業後留在中央美院年連係任教。1981年。翁如蘭自費赴美留學、入讀賓夕法尼亞大學藝術研究院。1984年。翁如蘭獲取第二個藝術碩士學位。後僑居國外,從事繪畫創作活動。

  大畫家葉淺予的高足翁如蘭,是中央美術學院的一位美女高材生,也是光緒老師翁同龢的後代。當時不過二十多歲,由於「出身不好」就愈發表現得有「革命造反精神」,以示和出身家庭劃清界限,「義無反顧」而又「意氣風發」地參加了「革命大批判」,通宵達旦伏案疾筆,將眾多「三反分子」繪成著名的《百醜圖》,遂即以百萬計的印數傳遍全國各地。

  毛澤東為什麼封殺這幅漫畫?

  據傅崇碧在《「文革」中的衛戍區》一文中回憶:1967年武漢事件後毛澤東接見他,見到他「放在面前一大卷紙,主席問:『那是什麼?』我說從釣魚台出來時,有人攔住我的車子,放進車裏的,是什麼我還沒看。主席說:『打開我們看看。』一打開,是一張彩印的大漫畫《百醜圖》。主席看到上面畫的是賀龍等領導抬着劉少奇,羅瑞卿口內含着刀,許多被醜化了的黨政軍高級領導跟隨在後。主席生氣地說:『這是醜化我們的黨!這種東西不準搞!』主席馬上叫秘書打電話給陳伯達,要他把此圖全部收起來,不準在社會上流傳。」

  不在於什麼庸俗醜化,而在於它打亂了毛的計劃,《群醜圖》有很多大員是他下一步要利用的工具,還有幾個本來是他要保護的忠實走狗(李井泉王任重等),親不親線上分,這幅群醜圖把兩個司令部的人混淆了,所以毛很生氣,但是傅崇碧回憶的時間可能有誤,武漢事件是文革中期,這幅漫畫已經不再流行了。

  《百醜圖》

2013年07月26日 - 粉畫家吳錫安(亞亞) - 吳錫安的博客

  另一種《百醜圖》:《革命大批判漫畫參考資料》(78×54cm),沒有情節、主題和完整的構圖,而是集中了全國100個最大走資派、黑幫人物的漫畫頭像,作為索引,任人選擇、組合,以作大批判漫畫通用的參考資料。

  據說造反組織還曾將這些漫畫分解成局部(包含個別文革前被打倒的人),集納編印成冊,以《百醜圖》為名,廣為散發。有的小孩發蒙學漫畫,就以此為摹本。文藝界也被搞了一幅「百醜圖」,把當時的演藝明星大腕如梅蘭芳、孫道臨、王曉棠、白楊、秦怡等悉數網羅其中。甚至一個單位、係統,也搞了本單位、係統針對被打倒、批鬥者的《百醜圖》,把教書的老師也畫上去了。

  • 責任編輯:董航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