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洞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揭秘中國古代反腐敗的有效手段:廣開言路

中國古代用台諫制度牽制權力,禦史監察百官,諫官對皇帝進言。

\

明代禦史奏事用的印牌。

  本文來源:檢察新視野,作者:王春瑜,原題為:《中國古代反腐敗的三大手段》

  中國曆史反腐敗的經驗,主要是說曆史上怎麼樣進行權力牽制的。在一定程度上,限制權力對反腐敗是很關鍵的,老前輩吳晗先生在反對國民黨的時候有一篇文章,說中國的曆史就是一部貪污史。有了貪污就必然有反貪污,如果光有貪污沒有反貪污,中國也不可能有幾千年的文明史了。西方的經驗不能照搬,所以就只有吸取中國古代反貪史的經驗,而中國曆史上反腐敗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權力牽制。

  腐敗成了臭豆腐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國家的經濟有了長足的發展,如今我們的外匯儲備超過了萬億美元,成績舉世矚目。與此同時,腐敗問題依舊嚴重,看報紙上說我們的反腐敗取得了多少多少的成果,但是有一個根本的問題是腐敗成了臭豆腐,聞起來很臭,吃起來很香,而且很多人都在吃。胡錦濤總書記說過,如果我們不認真反腐敗,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就會亡黨亡國。什麼是可以預見的未來?肯定不是50年、100年,我的理解是10年、20年。中國三千年的曆史,很悠久,這個在世界上不是最長的,但是也相當長。我們說有的王朝,比如唐朝有將近三百年的天下,明朝也一樣,清朝也一樣,我們執政難道還比不上他們?我們應當怎麼樣防止腐敗?西方發達國家有很好的經驗,但是這個經驗能搬過來嗎?自然不能。西方實行三權分立制度,我們國家能這樣嗎?所以非常現實的問題是,我們要防止腐敗、要限制腐敗的產生,需要從中國曆史上吸取好的經驗,這應該是一個有效的做法。西方的經驗不能照搬,所以就只有吸取中國古代反貪史的經驗,而中國曆史上反腐敗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權力牽制。  六科給事中,相當於現在的科長,卻可以監督尚書———也就是現在部長一級的官員,為的就是加強對權力的制約。

  明朝時期科長就能監督部長

  明朝初年,朱元璋曾經從重從快反貪污腐敗,可以說用了非法制的手段。這一方面有當時形勢的需要,元朝末年太腐敗了,有了這個教訓,朱元璋就用嚴刑苛法來懲治貪污腐敗,殺了不少貪官,貪污腐敗之風一時有所收斂。但這完全是離開法制軌道的,是「法外之法」,是不可取的,太殘暴了。現在有的史學家為朱元璋辯護,那是毫無道理的。酷刑太可怕了。「剝皮楦草」,把人皮剝下來,把草填充進去,然後掛在衙門口,朱元璋確實幹過這樣的事。此外,朱元璋還使用過「炮烙」、「鉤腸」、「刖足」、「淩遲」等酷刑。「鉤腸」就是把腸子鉤出來,「刖足」就是把腳筋挑斷,「淩遲」要割3000多刀,如果規定的刀數還沒有割夠,受刑人就死了的話,劊子手就要反坐。這些做法簡直就是「國家恐怖主義」。朱元璋還向全國頒布《大誥》———實際就是他的語錄,要求官員照着去做。可笑的是,他甚至組織全國各地的讀書人和官員到南京來舉行背《大誥》比賽,看誰背得好。用《大誥》來代替法律,就可以看出皇帝為所欲為。朱元璋的這些做法,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給人留下了非常嚴重的「精神恐懼症」。晚年,朱元璋有所醒悟,酷刑都廢除了。他死後不久,《大誥》也沒人背了,慢慢地也就沒有用了,正所謂人亡政息,但明朝的腐敗現象依舊沒有得到有效整治。這段曆史從反面告訴我們:反貪一定要在法制的軌道上來進行,離開法制軌道的反貪或許可以收到一時之效,但長遠看,終究會給曆史留下一聲長歎。其實,中國古代很重視對權力的監督制約。很早就有監察係統、禦史制度、彈劾制度。而且有些制度是很特殊的。明朝有三法司,設六科,六科給事中,相當於現在的科長,卻可以監督尚書———也就是現在部長一級的官員。為什麼要給給事中這麼大的權力?就是要加強對權力的監督制約。現在看來,對曆史上中國的監察制度研究雖然已經有了不少成果,但仍然不夠,這裏面一些好的經驗,應該加以總結。

  • 責任編輯:胡難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