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洞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異端瘋子:傳教士眼中的太平天國

洪秀全不僅是地上的王,而且是天上上帝親子、耶穌親弟,受天媽天嫂照顧。

        

晚清,常勝軍在英國洋槍隊的幫助下進攻被太平軍占領的城市。(來源:《時代周刊》) 

  傳教士的「單相思」

  在這期間,並非沒有較準確的信息。洪秀全的宗教老師羅孝全1852年10月6日曾致書新教華人教會Chinese Evangelization,首次證實洪秀全曾在自己教會學習的曆史(1846),他在此後發表於前述英文報刊和《北華捷報》(North China Herald)上的一係列文章,指出拜上帝會使用的《聖經》不是郭士立譯本,拜上帝會不是「漢會」分支等。但最初這位「洪秀全老師」的身份受到同行質疑(羅孝全脾氣古怪,當時和浸信會關係緊張),1854年7月隨英國使團訪問天京的英政府翻譯密迪樂(Thomas Taylor Meadows)甚至在親耳聽到太平天國官員鄭重其事尋找「羅孝全羅先生」時,誤認為對方說的是英國醫生傳教士合信(Benjamin Hobson),因為太平天國和當時許多清方官員一樣,把英國和美國混為一談,將羅孝全說成英國人。

  1853年,洪秀全族弟洪仁玕逃到香港,結識瑞典傳教士韓山文(Theodore Hamberg),英國傳教士艾約瑟(Joseph Edkins)、楊篤信(Griffith John)、慕威廉(William Muirhead)、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著名漢學家,號墨海老人,兒子是後來在太平天國外交史上名氣不小的英國駐上海領事麥華陀Sir Walter Henry Medhurst)。這些人向熟知太平天國、尤其拜上帝會內情的洪仁玕了解了許多拜上帝會和太平天國的真實情況,由韓山文根據洪仁玕口述整理出版的《太平天國起義記》(The Vision of HUNG-Siu-tshuen and Kwang–sio Insurrection),成為太平天國前期西方了解拜上帝會和太平軍的「敲門磚」。

  正如當時美國傳教士丁韙良(W. A. P. Martin)所言,當傳教士們知道那些造反者竟然是基督徒,「興奮便無法遏制」,因為他們不免要憧憬「造反對推廣福音可能的便利之處」。

  在得知拜上帝會的「新教屬性」後,新教各派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英國傳教士覺士(Josiah Cox)將太平天國比作「出現的曙光」,《中國傳教志》(Chinese Evangelization的機關報The Chinese Missionary Gleaner)預言太平軍「將最終成為使徒時代後最偉大事業的先驅」;羅孝全更認定,太平天國運動將「推動中國清除偶像崇拜,實現對外開放,令基督福音傳遍全國」。英國聖公會教香港維多利亞主教斯密斯(Rev. George Smith)1854年新年祝辭曾為太平天國運動祈福,更當眾稱讚洪秀全具有「傑出的文學才能、道德修養、行政才幹、精神智力和領導氣魄」,並「成功地讓革命成為偉大的信仰運動,而非政治暴亂」。

  這種「單相思」的高潮,是1853年6月13日,一個叫「葉師帥」的陌生人折騰了3次,將一封據稱係洪秀全親筆信的東西,千裏迢迢送給了廣州的羅孝全。這封信的發出日期是癸好三年二月十六日,也就是1853年3月21日,3月19日,太平天國剛剛攻破南京,幾天後的29日,洪秀全才進駐南京城,也就是說,他人還沒進城,就已經迫不及待地送出這封信,不僅如此,信中稱呼羅孝全「尊兄」,自稱「愚弟」,實在客氣到家。這封信在廣州外國傳教士中輾轉,許多傳教士因此受到鼓舞,認為太平天國歡迎、需要他們去「傳播福音」。

  「興奮過頭的傳教士」

  然而自1853年4月下旬英國公使文翰(Bonham S. G.)訪問天京後,法國公使布爾布隆(M. de Bourboulon)和美國公使馬沙利(H. Marshall)相繼抵達,獲得了大量太平天國宗教的直接信息,包括當時已出版的所有太平天國印書。1854年麥華陀-小包令(Lowin Bowrin,新任駐華公使老包令John Bowrin的兒子)使團在天京向太平天國提出了30個包括宗教、政治、軍事戰略在內的問題,太平天國「閉戶三日」作答,並反問了50個問題,許多都涉及宗教,在這則曆史性問答中,太平天國勾勒了一個有形的上帝—身材高大,長着紅胡須,穿着黑龍袍,否定了三位一體,認為上帝是上帝,耶穌不是上帝的子格而是上帝的長子,上帝還有洪秀全等若幹親生子,上帝和耶穌還有各自的配偶「天媽天嫂」,「聖神風」即聖靈不是三位一體的一格,而是楊秀清,楊秀清和蕭朝貴享有天父、天兄附體傳言的特權,他們所說的那些「天父天兄聖旨」,在太平天國享有和《聖經》同等的神聖和權威……

  1854年6月14日美國新任駐華公使麥蓮(Robert M. Mclane)《訪問太平天國報告》中的一句話,反映了和太平天國親密接觸後官方人士對拜上帝會的看法:「他們既不信仰、也不了解基督教。」

  這些一手材料、尤其從太平軍中帶回的、太平天國自己的印書和文件,讓興奮過頭的傳教士們趨於冷靜。他們埋怨洪仁玕為了爭取同情和美化洪秀全,刻意隱瞞了他本該早就知道的、拜上帝會的那些「異端思想」,並開始更仔細地探討拜上帝會。不過總的來說,在1860年之前,新教傳教士對拜上帝會的態度,是中立偏好感的,認為盡管拜上帝會不乏「異端邪說」,但終究更接近基督教,是可以「改造」的,洪仁玕的受洗和信誓旦旦要去天京「修正拜上帝會」,讓他們更加堅信,太平天國所欠缺的,只是正確的教義和合格的傳教士,這一切將隨着他們的到來迎刃而解。

  • 責任編輯:杜望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