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洞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楊德山:中共對「大民主」的認識與探索

  以「四大」為主要形式的「大民主」在當代中國人的生活中「合理」、「合法」地存續了近1/4世紀。30多年來,學界對之多持批判態度,但對「大民主」的自身演變尤其是中國共產黨對其的認識變化未作深究,缺乏應有的曆史主義關懷;不少政治學和政治理論作品對諸如「大民主」、「小民主」、「小小民主」、「四大」等詞匯的原本意義並不知曉,常常望文生義地使用。本文擬曆史地展示這些概念的特定含義以及中共對「大民主」的認識演變。

  一、探索與選擇(1956年11月至1957年7月)

  「大民主」是毛澤東和中共在特定的曆史背景下提出來的。1956年2月赫魯曉夫秘密報告的傳播、6月波茲南事件的爆發、10月匈牙利事件的發生和11月鐵托的普拉演說,震驚共產主義陣營乃至整個世界。在國內,合作化運動迅速發展帶來的消極後果引起黨內外幹部群眾的非議,一些農村幹部官僚主義作風引發農民的不滿與抗爭,有些學校學生在波匈事件的影響下由對學校管理有意見發展到上街遊行示威甚至喊出極端口號①,自「雙百」方針提出和推行後知識界有些人開始懷疑中共的意識形態及文藝的價值導向②。對於這些現象,中共高層一方面予以高度重視,另一方面相當自信:新中國成立後鎮反肅反的徹底性、城鄉政策群眾基礎的穩定性和百萬幹部革命經驗的豐富性。他們最為關注的是如何從一些社會主義國家的失誤中汲取教訓,尋找到克服官僚主義、密切政府與人民聯係的正確方法。通過民主途徑糾正官僚主義,是他們此時的共識,但各自的側重點不同。以中共八大文件為例,毛澤東重在「加強黨內的思想教育」,劉少奇主張加強對國家機關、政府機關的多元監督,鄧小平在認同前兩者的同時,特別強調「從國家制度和黨的制度上作出適當的規定」③。

  不過,中共八屆二中全會召開(匈牙利事件結束後不到一周)時,中共對民主方式問題的認識有了進一步發展。在小組長會議和全會的總結發言中,毛澤東提出並初步闡釋了「大民主」和「小民主」觀點:第一,民主的本質在於階級性,無大小之分,分而論之只是形象化而已,再則民主是一個方法,「看用在誰人身上,看幹什麼事情」④。第二,「大民主」有兩種,資產階級性質的表現為「議會民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無產階級性質的則表現為黨領導下的廣大人民群眾參加的反對一切反動勢力的革命運動,「在人民方面來說,曆史上一切大的民主運動,都是用來反對階級敵人的」⑤;我們黨的幹部大多數土生土長,經過鬥爭考驗,不怕無產階級的「大民主」,只有官僚主義者、民主黨派和資產階級、教授們才不喜歡、害怕、反對它。第三,「小民主」就是「整風的方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預先出告示,到期進行整風,不是『不教而誅』,這是一種小民主的方法」⑥,「以後凡是人民內部的事情,黨內的事情」都要用「小民主」的方法而不是使用武力來解決⑦。劉少奇在這次會議上總結波匈事件教訓時強調要擴大社會主義民主,主要方法除對幹部隊伍中存在的「特權思想、站在人民頭上的思想、社會沙文主義的思想、主觀主義和命令主義的思想、官僚主義思想」進行整風式的批判教育外,「還要規定一些必要的制度,使我們這個國家發展下去,將來不至於產生一個特殊階層,站在人民頭上,脫離人民」⑧。

  在這個時候,毛澤東是反對「大民主」的。1957年1月18日,毛澤東在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的講話中,對一些人認同波匈事件中的「大民主」方式提出尖銳批評,並認為黨內出現這種現象與許多黨員出身於非勞動階級家庭、馬克思主義學得不多、立場不堅定有關。他表示即使中國發生波匈式的「大民主」也不要害怕,因為我們現在掌握着無產階級的專政力量,絕大多數群眾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的領導,極反動分子是少數人,而向往波匈式「大民主」的人最終暴露的只是他們自己。對於思想認識上的矛盾,毛澤東主張用「小民主」的方式解決。2月16日,他在中南海頤年堂召集的中央報刊、作家協會、科學院和青年團負責人會議的講話中表明了自己的觀點⑨。

  2月27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第11次擴大會議發表的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的矛盾的重要講話,以及3月1日他在會議結束時的總結講話中,在對民主和自由的本質特征加以說明的基礎上,對「大民主」的適用對象作了進一步闡釋。他認為:其一,無產階級的「大民主」曆來是對付階級敵人的,現在搞「大民主」不合適;其二,少數人想用波匈式的「大民主」整人民政府和共產黨是懷有敵對情緒的;其三,欣賞追慕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大民主」(議會制度、政黨制度、新聞自由等)而貶低和反對中國式民主的人不了解民主、自由的本質,不懂世界上的具體情況⑩;其四,他主張用「小民主」方式作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主要手段。他回顧了「團結—批評—團結」由黨內到黨外的實踐運用曆程,強調指出:「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要在整個人民內部繼續推廣和更好地運用這個方法,要求所有的工廠、合作社、商店、學校、機關、團體,總之,六億人口,都采用這個方法去解決他們內部的矛盾。」(11)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 責任編輯:王蕾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