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洞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毛澤東的民主觀:要讓人講話

毛澤東在很多場合都把民主解釋為民主谘詢,民主就是要傾聽群眾的聲音,要讓人講話。

  \

毛主席與民主人士在一起

  毛澤東在他的著作和講話中多次論及民主問題,但其含義因時因地而有所不同,有時他講的民主是一種民主谘詢,有時又等同於民主監督,有時則是指民主權利,建國後他將民主解釋為小民主,甚至大民主。厘清毛澤東的這些民主論述,有助於我們從總體上理解毛澤東的民主觀,進而理解毛澤東的治國理念和思想。

  一、毛澤東常把民主理解為民主谘詢、民主討論(不是民主決定)

  毛澤東在很多場合都把民主解釋為民主谘詢,民主就是要傾聽群眾的聲音,要讓人講話:「要使全黨、全民團結起來,就必須發揚民主,讓人講話。在黨內是這樣,在黨外也是這樣。省委的同志,地委的同志,縣委的同志,你們回去,一定要讓人講話。在座的同志們要這樣做,不在座的同志們也要這樣做,一切黨的領導人員都要發揚黨內民主,讓人講話。」[1]「共產黨員要善於同群眾商量辦事,任何時候也不要離開群眾。黨群關係好比魚水關係。」[2]「現在有些同志,很怕群眾開展討論,怕他們提出同領導機關、領導者意見不同的意見。一討論問題,就壓抑群眾的積極性,不許人家講話。這種態度非常惡劣。民主集中制是上了我們的黨章的,上了我們的憲法的,他們就是不實行。」[3]這種谘詢性的民主通常表現為聽取不同意見,集思廣益,如他在軍隊中倡導「軍事民主」:「在作戰時,實行在火線上連隊開各種大、小會,在連隊首長指導下,發動士兵群眾討論如何攻克敵陣,如何完成戰鬥任務。在連續幾天的戰鬥中,此種會應開幾次。此項軍事民主,在陝北蟠龍戰役和晉察冀石家莊戰役中,都實行了,收到了極大效果。證明只有好處,毫無害處。」[4]

  毛澤東的「讓人講話」、「同群眾商量辦事」,「發動群眾討論」不僅包括聽取群眾意見,也包括聽取黨外人士的意見,他在1957年以前多次強調要禮賢下士,尊重社會賢達。「盡量地鼓勵黨外人士對各種問題提出意見,並傾聽他們的意見。絕不能以為我們有軍隊和政權在手,一切都要無條件地照我們的決定去做,因而不注意去努力說服非黨人士同意我們的意見,並心悅誠服地執行。」「所謂領導權,不是要一天到晚當作口號去高喊,也不是盛氣淩人地要人家服從我們,而是以黨的正確政策和自己的模範工作,說服和教育黨外人士,使他們願意接受我們的建議。」[5]「我們共產黨的參議員,在我們這樣的政策下面,可以在參議會中受到很好的鍛煉,克服自己的關門主義和宗派主義。我們不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小宗派,我們一定要學會打開大門和黨外人士實行民主合作的方法,我們一定要學會善於同別人商量問題。」「要傾聽人民群眾的意見,要聯係人民群眾,而不要脫離人民群眾的道理。《陝甘寧邊區施政綱領》上有一條,規定共產黨員應當同黨外人士實行民主合作,不得一意孤行,把持包辦,就是針對着這一部分還不明白黨的政策的同志而說的。共產黨員必須傾聽黨外人士的意見,給別人以說話的機會。別人說得對的,我們應該歡迎,並要跟別人的長處學習;別人說得不對,也應該讓別人說完,然後慢慢加以解釋。共產黨員決不可自以為是,盛氣淩人,以為自己是什麼都好,別人是什麼都不好;決不可把自己關在小房子裏,自吹自擂,稱王稱霸。除了勾結日寇漢奸以及破壞抗戰和團結的反動的頑固派,這些人當然沒有說話的資格以外,其他任何人,都有說話的自由,即使說錯了也是不要緊的。國事是國家的公事,不是一黨一派的私事。因此,共產黨員只有對黨外人士實行民主合作的義務,而無排斥別人、壟斷一切的權利。」[6]「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如果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麼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精兵簡政』這一條意見,就是黨外人士李鼎銘先生提出來的;他提得好,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采用了。」[7]

  1960年毛澤東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作了「沒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的報告,他舉例說,「從前有個項羽,叫做西楚霸王,他就不愛聽別人的不同意見。他那裏有個範增,給他出過些主意,可是項羽不聽範增的話。另外一個人叫劉邦,就是漢高祖,他比較能夠采納各種不同的意見。有個知識分子名叫酈食其,去見劉邦。初一報,說是讀書人,孔夫子這一派的。回答說,現在軍事時期,不見儒生。這個酈食其就發了火,他向管門房的人說,你給我滾進去報告,老子是高陽酒徒,不是儒生。管門房的人進去照樣報告了一篇。好,請。請了進去,劉邦正在洗腳,連忙起來歡迎。酈食其因為劉邦不見儒生的事,心中還有火,批評了劉邦一頓。他說,你究竟要不要取天下,你為什麼輕視長者!這時候,酈食其已經六十多歲了,劉邦比他年輕,所以他自稱長者。劉邦一聽,向他道歉,立即采納了酈食其奪取陳留縣的意見。此事見《史記》酈生陸賈列傳。劉邦是在封建時代被曆史家稱為『豁達大度,從諫如流』的英雄人物。劉邦同項羽打了好幾年仗,結果劉邦勝了,項羽敗了,不是偶然的。我們現在有些第一書記,連封建時代的劉邦都不如,倒有點象項羽。這些同志如果不改,最後要垮台的。不是有一出戲叫《霸王別姬》嗎?這些同志如果總是不改,難免有一天要『別姬』就是了。」[8]

  從諫如流、廣納人才、禮賢下士、集思廣益,這種「民主」其實只具有民主谘詢、民主作風層面的意義,與作為制度的民主制(如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監督等制度)並不是一回事。這種民主作風不能說沒有意義,但由於缺乏制度的保證,因此從長遠看是靠不住的,更重要的是,它很容易與人治相結合。毛澤東本人後來也成為自己曾經批評的對象,不僅僅是毛澤東,黨的許多領導人在重大問題上往往也「一意孤行,把持包辦」,以為「有軍隊和政權在手」,就當然地「一切都要無條件地」照自己的決定去做,對非黨人士只是象征性的「說服」一下,至於你說得對不對,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沒有好處,由我們來定標準,下判斷。曆史已經無數次地證明,沒有制度保障的道德教育、禮賢下士、集思廣益,是不可能有長久生命力的,民主首先應該是一種制度,民主只有制度化、法律化才能真正發揮其功能。

  在毛澤東對「極端民主化」的批評中,也反映出他對民主的認識局限。他批評的「極端民主化」是「要求在紅軍中實行所謂『由下而上的民主集權制』、『先交下級討論,再由上級決議』等項錯誤主張」。[9]在我們今天看來,民主當然是應該「由下而上」的,「先交下級討論,再由上級決議」不是太民主了,而是民主的還不夠,真正的民主就是群眾討論、群眾決定,群眾先討論後決定(直接民主),或群眾選舉領導人做決定。毛澤東1929年這樣說時主要針對的是紅四軍,[10]民主制度不適宜軍隊是世人公認的,但從這些論述中可以看出毛澤東對民主的理解顯然有偏差,他把「讓群眾說話」理解為民主,這樣的民主(實際上是民主谘詢)他是讚成的,但真正的民主(群眾決定)則被他認為是「極端民主化」,是不能接受並需要予以清除的,因為這種民主排除了「集中」,削弱了黨的領導。「要指出極端民主化的危險,在於損傷以至完全破壞黨的組織,削弱以至完全毀滅黨的戰鬥力,使黨擔負不起鬥爭的責任,由此造成革命的失敗。」[1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 責任編輯:陳永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