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大公傳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大公報》歡呼「毛澤東先生到重慶」

  彭子岡

1945年毛澤東等在重慶機場

  1945年8月28日,多霧的重慶迎來大晴天。

  中午,享有「神筆」、「慧眼」美譽的31歲《大公報》女記者彭子岡和一幫同行以及郭沫若、於立群夫婦擠在一輛小小的吉普車裏,趕往九龍坡機場。有130多位中外記者聚集於此,因為毛澤東來了!

  當時日本投降,蔣介石連發三通電報給毛澤東,邀請他來重慶談判,毛澤東最終應邀。史家說,因為國共背後站着都不希望中國再燃戰火的美國和蘇聯。毛澤東說:「無此讓步,不能擊破國民黨的內戰陰謀,不能得到國際輿論和國內中間派的同情。」

  當天下午3點半,飛機抵達。毛澤東戴一頂灰色盔式帽,笑容可掬地向歡迎者揮手,由國民黨代表張治中陪同穩步走下舷梯,踏上了堅實的巴蜀大地。

  36年後,彭子岡回憶那個場景說:「我作為一個白區的地下黨員,在長期熱烈的向往之後,終於平生第一次,卻又是在敵窟中見到自己的領袖──這種複雜的激動之情是難以抑制的,然而又是必須抑制的,因為我的身份是國共之外的『民營』報紙記者,新聞第二天就得見報,何況還得通過國民黨的檢查!所以,我只能借助於敵後廣大民眾渴望和平的心情在字裏行間輕輕躍動,來吐露自己深藏心底的興奮和擔憂了。」

  在當時的國統區,有3份有影響力的報紙,一是國民黨的《中央日報》,秉承蔣介石的指示對此事低調淡化處理,一是共產黨的《新華日報》,在毛澤東抵達後幾小時內就出了號外大力宣傳,還有一份就是立場較為中立的《大公報》。在第二天的《大公報》上,刊登了彭子岡的名篇《毛澤東先生到重慶》。她以女性特有的敏感,抓住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細節,使國統區的人民對這位被國民黨稱為「匪首」的共產黨最高領導人能有真實的認識。

  在機場歡迎時,她敏銳地把鏡頭對準毛澤東:「他的手指被紙煙燒得焦黃。當他大踏步走下扶梯的時候,我看到他的鞋底還是新的。無疑的,這是他的新裝。」

  隨後「追看新嫁娘似的」在張公館的面對面采訪中,她用白描筆法還原了這位領袖:「毛先生寬了外衣,又露出裏面的簇新白綢襯衫,他打碎了一只蓋碗茶杯,廣漆地板的客廳裏的一切,顯然對他很生疏,他完全像一位來自鄉野的書生。」

  多年後,她因此被批判為「醜化偉大領袖形象」。她苦笑着解釋說,「在國民黨反共宣傳中,一向把中共領導者形容得如洪水猛獸,或者粗野非凡」,於是她在新聞中「特別」描寫了上面那個情節,要「讓大家看看,這位革命家是來自民間的一個讀書人,這難道不是事實嗎?」

  在同一天的《大公報》上,總編輯王芸生興奮地在社論《毛澤東先生來了!》中寫道:「現在,毛澤東先生來到重慶,他與蔣主席有十九年的闊別,經長期內爭,八年抗戰,多少離合悲歡,今於國家大勝利之日,一旦重行握手,真是一幕空前的大團圓!認真的演這幕大團圓的喜劇吧,要知道這是中國人民所最嗜好的!」

  天真的書生王芸生,熱切希望蔣介石和毛澤東當華盛頓,創立「優美的民主傳統」。可惜,毛澤東這43天的重慶之行,最後沒能以大團圓結尾。期間王芸生還曾宴請毛澤東,大膽勸共產黨不要「另起爐灶」。毛澤東詼諧地回答了一句:「不是我們共產黨要另起爐灶,而是國民黨的灶裏不許我們造飯。」宴會結束後,毛澤東特地為《大公報》寫下5個大字:「為人民服務」。

  毛澤東為何對《大公報》另眼相看?原來,《大公報》最早刊登範長江對紅軍長征的客觀報道,毛澤東曾說「只有你們《大公報》拿我們共產黨當人」,因為該報從不稱呼共產黨為「共匪」。

  1945年11月,毛澤東已回到延安,重慶《新民晚報》發表了他著名的詞作《沁園春 雪》,轟動山城,據說蔣介石讀到「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一句時大為不安。而王芸生隨即在《大公報》轉載。


相關閱讀:

彭子岡:毛澤東先生到重慶

  • 責任編輯:董航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