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大公園地 > 小公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葉特生:恐怖新一代

  大家在談台北捷運車廂裏殺人的那個大學生鄭捷,當他拿?刀子,向?真實的人,下手刺下去的剎那,他心裏面在想什麼?面對一張張真實的人的面容,怎麼下得了手?看?被害人驚慌逃竄,在痛苦中倒下。必須有足夠的恨,才可令他下手如此之狠。但這些人他都不認識,恨從何而來?

  恐怖分子尚有歪曲的教義支持,連環摧花手尚有對妓女的恨意。這個隨機殺人者鄭捷,冷靜,理性,計劃縝密周詳。殺人不同於激情喊口號,他究竟怎樣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尤其他事後那副漠不在乎的樣子說:不用道歉!為什麼要道歉?

  一個關過死刑房的朋友說過:殺人,是一種「特別的殘酷」,要有極強的「心髒」才能承受。有刀有槍,殺人不用特別的體能或技術,職業殺手的高額酬金,是因?有殺人的冷漠與膽氣,簡單說:不把人當人,不把血當血,甚至不把真實的處境當真。對於他,就如在玩電玩,殺十個當五雙。

  這樣的殺人,不必帶恨。對於他,一切只是虛擬處境,實在沒什麼好道歉的。

  現代少年人愛玩網路的密室殺人遊戲。這些遊戲裏,人非人,只是沒有臉的、被殺戮的「影像」。他們日日面對?遊戲中的「faceless crowd」,失去人性應有的溫度、情感和喜怒哀樂。

  冷漠,是年輕一代的特點,少男少女以cool為榮。鄭捷交拘留所後,有多名女子買日用品衣物內褲等送暖,cool竟對異性有致命吸引力,同時亦引起許多仿效行為,有人更想為他成立粉絲團。

  什麼時候下一代變成這樣?想來恐怖。這算是代溝嗎?

  • 責任編輯:楊柳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