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大公園地 > 文化廣場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徐健國古法繪粵港滬

  圖:畫家徐健國    本報攝

  【大公報訊】記者成野報道:畫家徐健國以宋人筆法畫當代都市,只見都市不見塵囂。以他自己的話說來,「山河為自己而存在,不去理會世界煩惱」。「徐健國:集萃補遺」展覽,自即日起至本月三十日,於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展出,帶來其二○一○年至二○一四年創作的二十餘件近作,描繪了香港、上海和廣州的都市美景,作品樣式涵蓋手卷、團扇和冊頁。

  蘇富比空間展出

  這次展出的多幅都市山水,以香港、上海、廣州三城為創作主題。徐健國的作品把當代視野與南宋時代工筆精細的院畫相結合,拆解過去與當下。其中光緒年間的香港海濱,意境來源於當時駐日使館官員黃公度的詩作,畫中情景以香港的舊資料老照片為基礎。一絲不苟的山水、小舟,乍看還以為是南宋院畫。

  徐健國的摹古之路從二十年前開始,摹古並不僅僅指古法,更是古風。「我想找一份溫良恭儉讓,只有讓我手中的筆回歸傳統」。他的回望並未止步於明清,而是直取宋人筆法。在他眼裏看來,宋代精緻的花鳥,不帶一絲匠氣,是徹頭徹尾的在體現「美的極致」。我們為什麼要回望古人?不是為了畫好一朵花,一幅山水,而是為了畫卷後的情懷──寧靜致遠。

  而這一路走得並不順利,取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徐健國以古法畫今日的都市山水更是難上加難。古人作畫,並不講求透視,而是?眼於自然的線條變化,曲徑通幽處之「幽」,清泉石上流的「流」,種種意境均來自線條。而當代城市之石屎森林,線條無甚變化,文人畫以中鋒作畫,線條一旦生硬,畫面的層次感與輕重緩急全被凝固住,觀之勢必味如嚼蠟。「開始畫下來就像一個個小方盒子,再往後走哪一筆重,哪一筆輕我都拿不準了。」

  20年臨摹古風

  徐健國說,痛苦的過程持續了很長時間,「幾欲崩潰,就像行走在沙漠裏,沒人聽得到你說話,也沒人可以給你指一條出路。」直到一九九八年的某天,他在法國尼斯的博物館裏,看到馬蒂斯的草圖,看到這位享譽盛名的野獸派畫家,在手稿中一次次推翻自己,「他的掙紮過程,和我心中不是一樣嗎?」

  徐健國笑言,他所悟到的,不過是「含道映物,澄懷味象」。簡單說來,這不是技法上的改變,而主要是思想上的顛覆,以前他作畫時,心中已有固定的「物、我」,「古、今」,「中、外」的概念,在繪畫時線條宛若固定的藩籬,銷蝕了生氣。當打破這些藩籬,「你不要把它看成鋼筋水泥,把它看成古人畫中的亭台,畫出來的就有古意,把它看成有感情、有生命的,它就有感情有生命。原來以為問題出在落筆之後,於是苦心求解,如今才知手中所繪的,終究是,我們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編者按:「徐健國:集萃補遺」展覽地址位於金鍾太古廣場五樓蘇富比藝術空間。

  • 責任編輯:楊柳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