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大公園地 > 文化廣場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天才的光芒


  圖:俄羅斯鋼琴家祈辛

  今時今日,想知道一場音樂會的好與壞,除了閱讀樂評,還有很多途徑。例如登錄如臉譜、微博等的社交網站,就能直接了解到群眾對於該場音樂會的評價。無論傳媒在音樂會前如何吹捧,演奏家的表現如何,在不需要「給面子」的民眾筆下,往往都會原形畢露。近年,很多主辦單位不斷邀請各國的鋼琴家到港演出,縱使很多都被宣傳為世界首屈一指,但只有少數能如俄羅斯鋼琴家祈辛(Evgeny Kissin)般,在現實及虛擬世界裏都被大家所喜愛。臉譜上關於他的新聞更不斷「洗版」,這情況在網絡世代可謂十分罕見。

  從觀眾的角度看來,祈辛繼兩年前的獨奏會後,這次在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邀請下再次來港演出,實為樂迷之福。相對起上次全李斯特的節目,當晚祈辛除了分別彈奏舒伯特及史克裏亞賓的奏鳴曲外,亦演出了後者極為艱深的練習曲。

  夢幻境界如施魔法

  音樂會由舒伯特的《D大調第十七奏鳴曲》打開序幕。與很多鋼琴獨奏會不同,節目統籌沒有讓觀眾遲到進場的機會,因為放在上半場的節目就只有該首長達四十分鍾的樂曲,這樣的編排可說是十分有趣。寫於舒伯特短暫生命的後期,在祈辛的十指下,音樂表現得十分清新。特別是第一樂章,在缺少舒伯特擅長的詠嘆式旋律下,音樂遊走於強而有力及輕鬆愉快的兩個主題之間。祈辛處理樂曲中經常閃現的強音部分時,更像英雄凱旋回歸時的感覺,充滿自信卻不暴力。而第二樂章的「速度加快」,乃為舒伯特所有音樂中其中一首最長的作品,樂曲採用迴旋曲式,主題不斷重複出現,在演奏期間完全不能預期何時才結束。若然舒伯特生於二十一世紀,該樂章很可能會被評為過長而且冗悶的。但當晚祈辛演出時卻像施了魔法般,彷彿把時間停頓,將觀眾拉進如旋轉木馬一樣的夢幻境界。

  在祈辛演奏舒伯特時發生小插曲,或許由於他的演出太精彩,在第三樂章結束的剎那(全曲共四樂章),有觀眾竟然上演長達數秒的鼓掌獨奏。更奇怪的是,他好像毫無意思要停止他的無禮,直至被其他觀眾以一句「stupid」大聲喝止才結束——看來香港觀眾的音樂會文化還有待進步。當然,是晚也少不免遇到熟睡、在樂章之間盡全力咳嗽,及把鞋穿了又脫脫了又穿的小孩等常見的失禮事。

  挑戰難度遊刃有餘

  下半場的史克裏亞賓,無論是《升G小調第二奏鳴曲》或是他的《十二首練習曲》,演出都十分精彩,雖然以筆者的口味來說前者比較吸引。因為無論是在結構與情感表達上,前者都略勝一籌。這也可能是因為祈辛只選取了十二首練習曲中的其中七首所致。話雖如此,祈辛充分表現他對自己祖國作品的認識,將俄羅斯音樂的澎湃與激情發揮得淋漓盡致。

  盡管史克裏亞賓的音樂向來以難度見稱,但就筆者看來祈辛卻遊刃有餘。欣賞他演奏時,就如看美國喜劇《The Big Bang Theory》(中譯:《生活大爆炸》)的主人翁Sheldon Cooper進入個人思想空間時一樣(in the zone),頓時與外界隔絕。觀眾只能隔?舞台,窺看一位天才音樂家如何與他的鋼琴相處相交。筆者尤其記得在祈辛演奏奏鳴曲內的瘋狂樂段時,他面上所流露的滿足之情,足以讓人感受到他對音樂的熱誠。

  筆者從小對樂器練習就不太感興趣,後來幸運地在誤打誤撞下憑拙作跨入音樂圈的門檻。但每次當正面面對如祈辛般集努力與天分的天才時,就感到藝術的世界是何等的廣大。套用日本作家三浦紫苑在《強風吹拂》中的一句,「當目標越遠大,越能看出天賦才能的光芒有多耀眼……在自己的實力範圍內盡可能累積經驗與練習,卻也因此越明白,有一種境界是窮極一生也無法達到的。」筆者縱然不是天才,但也慶幸一路以來能與眾多的優秀演奏家同行並肩。

  • 責任編輯:楊柳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