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的“中年”女性,我們並未老去

  文|郭肖

  這幾天,被身邊的“1988年的中年婦女”和“趙雷媽媽34歲老來得子”刷屏了,身邊不斷聽到朋友吐槽,“那我是不是已經成了老年人?”、“我也快了”、“88年都算中年人,那我估計算是入土為安了”...我不得不説,如今作為女性,我們已經被牢牢圈在了年齡的線裏。我依稀還記得我才畢業沒多久,才剛剛進入職場想要為自己奮鬥更好的生活,有人在這時告訴我,“你老了”。

  隨便百度一下,衰老問題似乎從女人25歲起就如影隨形,各種封面雜誌、心靈雞湯告訴你,你老了,你該保養了,你該自私一點只對自己好了,你該歇歇了,你該結婚了,你該生小孩了,你該回家相夫教子了,你該...但凡女人到了一定年紀沒結婚,就會被冠以各種猜測,但凡離過一次婚,將永無出頭之日。我們的文化不斷將女人拉向“衰老文化”的領域,告訴她們“你不該...你應該...”。

  影片《楢山節考》裏講了這樣一股故事:在日本信州的一個貧苦的小山村,由於糧食的長期短缺,老人一到70歲,就要被家裏的長子背到楢山上供奉山神(其實就是將父母扔在山上,任其自生自滅)。阿玲婆那年69歲,她長着一口好牙,做事利索,吃飯利索,可就是因為這樣,她被全村人恥笑,孩子也在全村人面前抬不起頭,終於,她不斷地自我發問,“為什麼我到了70歲還長着一口好牙”,終於,她為了“符合”一個“70歲女人”的狀態,在石磨板邊緣磕掉了牙齒。

  這個小山村應該算是“衰老文化”的極端了吧。

  也許有人會説,貧窮語境下“衰老文化”裏誕生的人性的扭、與殘酷與我們現在完全不同,我們早已跨越了掙扎在生死邊緣的年代。可是,當“1988年的中年婦女”、“34歲老來得子”這些語句以更直白的方式宣告某些群體對女性的定義時,我們才驚覺自己只是活在一個“棄老”方式更加温和的時代。我們心知肚明,我們沉默不語,我們樂此不疲。

  那些不斷的告知女性“你老了”的人,如果只是營銷商家擺着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的姿態指指點點,或許我尚可接受理解。但那些對此不斷宣揚甚至造就了這一命題的人,我只希望諸君小心。唯年輕女性論的直男癌觀點言辭空洞、邏輯混亂,而當那些所謂的過來人言辭鋒利的告訴你“你老了”,“你該...”的時候,請立刻遠離。

  用最從容的方式過好自己的生活。你還年輕,何曾老去。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相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