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大公園地 > 大公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陳紹龍:接晌

  接晌不算正餐。想想,接晌差不多是上午十點多鍾的樣子,或者更晚些,離吃中飯還有點時辰。

  這當兒有點「前不?村後不?店」的感覺。閑坐也不是,加之來的客人尊貴或是至親家人,村民自是客氣。自然有一番推辭。一方「不用、不用」地跟?擺手,另一方已從土甕裏取了雞蛋在手,嘴裏還一個勁地嘀咕:「打個尖打個尖」。終究「客隨主人意」,你坐?就是了,享受尊貴,不大的功夫,這接晌也便端上了桌。

  接晌是「小吃」,秋李郢人也叫它是「早茶」。村民說「打個尖」,有先吃點墊墊底的意思。晌午中飯才算正餐。

  其實,客人的突然造訪是挺讓主人措手不及的,沒準備呀。只好先來點接晌,禮在先;也算是緩兵之計,至於正餐,再作打算。

  「雞三把,鴨半天,殺隻老鵝不種田」,說的是殺牠們脫毛所用的時間。真的沒多少人家殺鵝待客,費時得很,就是你「不種田」,半日也未必能把鵝毛脫盡。殺雞快,只是雞已出籠,逮牠也非易事。要是再借個操網差人到河裏捕魚,那可就更費時了。遇?家境不好的,壇裏沒米,還得到鄰居家借米。客人吃接晌的時候,主人才好悄悄外出。

  端上桌的接晌多半是「雞蛋鱉」。水開,將雞蛋磕破雙手拇指甲掰去殼,小火,不到十分鍾,舀出湯在早已放上紅糖或是白糖的碗裏一沖,再把兩隻或是四隻雞蛋鱉盛在碗裏。

  蛋白四周伏?,有軟而嫩的荷葉邊,在水中擺動,蛋黃居中鼓起,形似甲魚,叫它「雞蛋鱉」就對了。

  「你家來親戚嘍」!秋李郢的孩子都會互相通報,聲且響,有羨慕意。聽到「通報」,剛才還在「躲貓貓」或「鬥雞」的孩子,忽然一下都靜下來了,分辨一番,一旦確定是自家的親戚,這孩子便飛也似的朝家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這對孩子是件高興的事,有客上門家中自是熱鬧,還有,那接晌能少了孩子麼。

  為這,我像是掐準了時間似的,差不多在我媽把客人的接晌端上桌轉身的時候,我也便氣喘籲籲地進了家門。客人哪好意思獨自享用接晌,嚷?「拿碗來」,要分雞蛋鱉給我。我媽「識相」得很,她早已將我的一隻雞蛋鱉盛在了碗裏。因為,我要是把食指放在齒間甚至嘴流?口水眼盯?客人碗裏的雞蛋鱉,那客人還能吃得下,與我媽也是件沒面子的事。

  不過,為這我常挨我媽的數落,她常用食指點我的腦門,或是佯裝打我,罵我「沒品」。

  那是,小孩子都「沒品」,還不是媽媽給慣的。

  其實,我們在「躲貓貓」或「鬥雞」的當兒,哪一天不都眼瞄?村口的呢,瞄?村口的那條小路呢。希望小村有人來,希望小村有更多的外來訊息。

  現如今,我早已從村口那個叫我望瘦了的小路走了出來。回過頭來,當我真的知道自己「沒品」的時候,我媽已老了。那天我提及接晌的事,我媽笑。說我沒一天「正經」的。

  那會,我媽天天都為我做雞蛋鱉。這一天一天「接」?的,是媽媽一生的愛。

  • 責任編輯:楊柳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