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大公園地 > 大公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羅 琅:文學史書寫及其不滿

  上世紀中國開始有文學史的編寫,最早資料是一九○四年北京京師大學堂林傳甲編寫的第一本《中國文學史》,同年蘇州東吳大學黃人編寫為教材的《中國文學史》。

  接?有胡適?陳獨秀的《白話文學史》,錢基博的《現代中國文學史》,周作人《中國新文學的源流》……

  一九四九年後有王?的《中國文化史稿》與唐弢等編寫的《中國現代文學史》等。

  這些文學史都不全面,意識形態隨?社會變革關係受到政治幹擾。結果王?編寫的卻不為執者當局接納和被批判;後來唐弢等人奉命集體編寫出的《中國現代文學》,又受到海外夏志清的《中國現代小說史》所抗衡,認為大陸以官方意識形態寫現代文學史有弊端,他卻以偏見的觀點,認為文學不應為政治服務。他用自己立場,對大陸多數作家的意識形態觀點進行敵視。因此既抹黑胡適、陳獨秀和批評錢玄同等。

  說自己:「身為文學史家,我的首要工作是優美作品之發現和評審」。香港的劉紹銘教授不得不說夏志清的《中國現代小說史》:無疑是充滿「偏見」的。

  雖然有人說夏志清的《中國現代小說史》是海外中國現小說的第一本權威論述,稱為「拓荒巨著」,他則「自說是以藝術與審美評論作家作品的優劣。」事實卻以強烈的政治立場著稱,偏見迭現立意。夏志清稱:文學不應為政治服務,然而他在品評作家中卻常流露其政治立場,所以對信仰不同者作家,激烈批判,否定四十年代許多作家;獨以錢鍾書和張愛玲兩人的作品,認為是大家必讀。又把張愛玲說成是中國最優秀、重要的作家。而她寫的《秧歌》在中國小說史上是不朽之作;此外還有《赤地之戀》等。

  有人指出《秧歌》中寫金根與其妹金花童年共同甘苦生活,是抄自她漢奸丈夫胡蘭成在其《今生今世》中的童年回憶。

  又說錢鍾書的《圍城》技巧高明,而大陸眾多作家作品入夏志凊法眼的只有張天翼與吳組緗。茅盾、老舍,則要重新評估,丁玲的作品卻一篇都不入其法眼。

  此外夏志清也貶抑魯迅、郭沫若、巴金……等心顯示其自我膨脹,唯我獨尊的心態。

  最近我在報上讀到蔣芸小姐一篇文章,說去年(二○一三年)葉嘉螢教授的《紅蕖留夢》中,夏志清對葉說去年他八十大壽,她趕不及來賀,要她寫一首詩補賀,葉教授應命填了一首《金縷曲》,內有句:「古今說部衡量就,沈錢張,圍城難並,傾城難偶,一語相褒評說定,舉世同瞻馬首……」

  蔣芸說:「《圍城》錢鍾書,《傾城之戀》張愛玲;都因為他一語肯定而忽然引起關注,他讚人從不留餘地……」

  又說她十多年前在香港嶺南第二次見到夏志清,她在座,輪到她發言時,夏公不知如何聽不下去,不斷在台下要求發言,我也不客氣的制止他:「夏公,你一生都在台上,我只這一次,你讓我講完……」

  蔣芸說:「以他對張愛玲的熱捧,當然不願旁人非議,而我既然敢來,也就沒有怕,他一語相褒評說定,我也膽粗粗的沒他大了我這一把。」

  蔣小姐真是好樣的,理你什麼國際大教授,為人牙擦正如他的大作《中國現代小說史》被《文學史書寫及其不滿》作者陳岸峰稱為:──「頡頑文學史書」般。

  中國現代文學史應該重寫,但要客觀,不為偏見牽?鼻子走和為好大喜功的頡頑者胡言亂語,胡說八道才是。陳岸峰這本著作出版必引來中國現代文學史的新見解。

  • 責任編輯:楊柳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