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大公園地 > 大公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言止善:科學也有外史

  過去只讀過《儒林外史》,近日讀到另一本開眼界的書││江曉原的《科學外史》(復旦大學出版社,二○一四年五月),這本弘揚科學文化的新書,講了不少與科學有關的歷史故事。

  書中談到愛因斯坦的「奇跡年」。一九○五年,二十六歲的愛因斯坦在伯爾尼的專利局做一個小職員,他薪金菲薄,兒子剛出生,妻子忙於家務,一家人生活相當拮據,他根本無緣和主流科學家往來,只能在工餘和幾個年輕的朋友聚首,一起散步、閱讀或座談。但就在這一年,愛因斯坦發表了五篇劃時代的科學論文,對物理學前沿的布朗運動研究、量子論和狹義相對論這三個方面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後人評價,愛因斯坦可以憑藉其中任何一篇論文而獲得諾貝爾獎。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愛因斯坦當時只不過是一個並沒有融入主流的「民間科學家」(在當代,這是對難受人待見的一類研究者的稱呼),他的科學研究也沒有得到任何經費的支持。愛因斯坦後來在回憶這段生活時說:「鑒定專利權的工作,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幸事。它迫使你從物理學上多方面地思考,以便為鑒定提供依據。此外實踐性的職業對於像我這種人來說簡直是一種拯救:因為學院式的環境迫使年輕人不斷提供科學作品,只有堅強的性格才能在這種情況下不流於淺薄。」原來,置身於「體制」之外的愛因斯坦,雖失去了許多令當代人羨慕的支持,卻獲得了科學研究最寶貴的資源——自由。

  該書介紹了許多段與科學有關的人類歷史。如上世紀五十年代,科學家即發現氟化物能防止齲齒發生,但人如果長期攝入過量的氟,則可能導致癌症、神經疾病以及內分泌係統功能失調等。科學家認為,為保護牙齒,可以在水中缺少天然氟的地區飲用水裏加入少量氟。當年的美國,為飲用水加氟這件事,爆發了全國性的劇烈爭論,爭論持續了十多年││事實上到今天也沒有平息。現在,有一點七億美國人生活的社區公共飲水中加了氟。飲用水加氟也被美國人視為二十世紀公共衛生十大成就之一。不過許多歐洲國家並未在這個問題上追隨美國,中國也是如此。聽完這個故事人們會思考,在對待轉基因食品的問題上,是不是也存在類似情況?江曉原把關於科學的這類故事作如此梳理,提醒公眾(特別是那些認為「科學」一定意味?「正確」的公眾)注意事情的複雜性,這是十分有益的。江曉原的書還引用了劉華傑教授的話:「哪怕科學上百分之百地證明了某物是安全的(這是不可能的),如果百姓覺得它不安全,那麼它就是不安全的。」這話更有分量。

  江曉原博士,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主要研究科學史和科學文化。這位文理兼通的學者著述豐饒,且熱衷於為大眾寫作。其作品常有材料翔實、文字靈動的特點。順便說及,他還是一位金(庸)迷。

  • 責任編輯:楊柳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