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文學薈萃 > 散文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快樂中國說:農村青年的快樂

我們呼吸着令人窒息的空氣,嗅覺着金錢的銅臭味,腳踩着顫顫巍巍的土地,頭頂着如山一般的重負,你的快樂?我的快樂?還有他的快樂能在何方?「快樂中國說」,不能忘記農村青年,他們也要快樂!

  孫曉明

   中國社科院與土豆網聯合發布的《中國年輕人快樂心態報告》列舉了當下年輕人面臨的壓力,承受的阻力,高房價、高物價、高教育、醫療費用,以及延伸的孤寂的自我,封閉的心靈,隔膜的親情,以及隔斷的友情,着實令人發顫,引人深思。

  你快樂不代表Ta快樂;你不快樂代表Ta不快樂。80後、90後城市年青一代尚且如此,農村青年概莫能外。

  廣袤的田野拴不住農村年輕人的胸懷,美麗的鄉鎮羈絆不住農村年輕人的心靈,城鎮化以及漸行漸近的「城市病」,鋒利的城鄉剪刀差,剪亂、剪斷了農村青年的生命線。遠處的山野回蕩着農村年青一代的呐喊和呼聲,心靈的彼岸在哪裏?快樂的源泉在哪裏?無限親情在哪裏?

  從上世紀的糧食統購包銷一直到聯產承包,大辦鄉鎮企業,到本世紀的外出打工,從田間壯勞力演變到現在的農民工,生產力的發展帶來了根本性的變革,農村年輕一代身份幾多變化,身心幾多變化。

  身份的變化帶來了心靈的感應,牛耕馬馱、搖把子電話到物聯網、互聯網的興起,年輕的農民思想和眼界,逐漸走出了田野和山川,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

  滿眼的花花世界,垂涎的城市人生活,便捷的高速公路不但沒有拉近農村青年與生他養他的土地的距離,反而割斷了親情和快樂線,為生計疲於奔波,為出路苦苦尋求,為老人和孩子掙得養命錢,織出一片綠蔭,何談快樂!

  在家裏那一頭,糧食年年種,豐收年年有,父母妻子辛勤的勞作抵不過高高的種植成本;一身的病痛走不進城市的醫院,數十年的打拚買不到城市的一片立錐之地;豐厚的普教陽光資源照不進農民工的家庭,何談快樂之有?

  年輕農民的一代如同孤寂的一葉扁舟,如同夏日的河道浮萍,隨風漂流在茫茫的城市海洋,我們的住房在哪裏?我們的工錢在哪裏?我們的孩子在哪裏?我們的父母在何方?

  農村年輕一代的苦悶、彷徨、無助、煩惱,如同彌漫的燒荒的濃煙,飄灑在農村的田野上,也串散在每一個農村家庭,我不快樂我的愛人也不快樂,我的孩子何談快樂之有,我的老人皴黑的臉龐看不出任何的快樂。

  就連生我養我的土地,也缺少了快樂的符號,城鄉土地的差異,土地產權的模糊,喚不起增加財產性收入的任何音符。

  原先村頭清澈的河流如今已面目全非,不時地泛出刺鼻氣味的漣漪,過量化肥的施用,造成土地的板結、劇毒的農藥「鑄就」蔬菜的藥殘,昔日的藍天碧日白雲,被厚厚的霧霾覆蓋,這就是我們兒時的農村嗎?這就是我們兒時赤腳踏遍的土地嗎?

  從環境到農村家庭,從身軀到靈魂找不到任何的快樂因素。農村青年承載着老一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叮嚀,也傳承着幾千年的黃土地文化傳統,更面臨着喧囂的、迷茫的、嘈雜的城市符號,往往迷失了自我,承受不住如此這般的壓力。

  我們呼吸着令人窒息的空氣,嗅覺着金錢的銅臭味,腳踩着顫顫巍巍的土地,頭頂着如山一般的重負,你的快樂?我的快樂?還有他的快樂能在何方?「快樂中國說」,不能忘記農村青年,他們也要快樂!

  • 責任編輯:辛忠

人參與 條評論

標簽: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