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文學薈萃 > 散文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梁惠娣:溫一壺秋月的酒

  一年四季中,春看花,夏看雨,冬看雪,而秋看月。

  下過一陣初秋的雨,到了夜晚,便覺風是涼了。抬頭,一彎消瘦的月掛在半空,?沉幾許陳年的心事。一輪或圓或缺的月亮,曾讓多少古今文人心神不寧,牽扯多少詩人詞客的情絲,留下了多少攬月的篇章。

  唐代白居易一首《琵琶行》描盡多少月色。詩人於一個楓葉紅、荻花黃、瑟瑟秋風下的夜晚,潯陽江頭,送別友人,「別時茫茫江浸月」,月色渲染?離別,此時偶遇琵琶女,於是,蕭瑟秋風中,清寒江水上,「唯見江心秋月白」,「繞船月明江水寒」,月色淒清,一杯濁酒,與淒婉的琵琶曲攪和在一起,詩人禁不住發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南唐後主李煜的《相見歡》裏「無言獨上西樓,月如?,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詩人獨上西樓,抬頭,是一彎如?的冷月,低頭,是寂寞的梧桐孤立幽深的院中,清冷落寞的感覺就如月色一樣浸淫全身,好不淒涼;蘇軾有句:「清夜無塵,月色如銀。酒斟時,須滿十方。」語出《行香子》。靜夜的空氣清新,月光皎潔如銀,把酒對月,嘆「隙中駒、石中火、夢中身」,嚮往「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的田園生活,如此清高而富有詩意。古人的秋月情懷總與酒、與愁扯上了關係,或對月抒懷,或把酒作詩,或望月遐想,一腔喜樂愁怨,借助或清亮或朦朧的月色氤氳氾濫,牽扯出幾番耐人尋味的秋思,讓後人咀嚼。

  清涼如水的秋夜,幽幽的殘月下,淡淡的月季花間,煙籠花影婆娑,清風舞影搖曳,我掬一捧月光當酒,思念為火,溫一壺秋月酒,於花間自斟獨飲,我願在這淡淡的秋愁裏長醉不醒。

  • 責任編輯:文雯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