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文學薈萃 > 散文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黎小燕:「獅子山下精神」今安在

舊人與新人的生活態度的差距總是很大。阿爺愛說:年輕人不守禮,耽於逸樂;孫子則愛說:阿爺追不上潮流,開口閉口都是禮……

\

  圖:獅子山下(網上圖片)

  舊人與新人的生活態度的差距總是很大。阿爺愛說:年輕人不守禮,耽於逸樂;孫子則愛說:阿爺追不上潮流,開口閉口都是禮……處身複雜多變的香港,代溝之外,尚有很多複雜問題糾結其間,關係到生活模式的取與捨。

  且看以下幾個例子。

  一個六十歲上下、退休多年的司機,文化水平不高,英文基礎薄弱,卻毅然在一間大學唸了一個前衛的文憑課程──環保滅蟲。一大堆化學和生物名詞已經夠煩人,課堂上還不無外籍教師,授課語言中,英語幾佔主導。司機把每次授課內容錄起來,回家「蟻步學習」,死記硬背。考試結果,全班近百人中,只有十來人過關,司機是其中之一。司機拿了文憑,展開另一種生涯:為大企業、政府部門環保滅蟲。

  司機為一家企業滅蟲,有一個中六畢業生,也在該企業當雜役。她做了一個多月,竟然沒有一天準時上班,自己也隱約感覺到「可能被炒」。有長輩問她:「你有什麼理想,有哪方面的興趣?」她想了半天,漫不經心地說:「煲劇。」她看電視肥皂劇,一看可以看十來個小時,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不上洗手間全都不緊不要。

  司機晃眼走過人生六十多個年頭,深感歲月不饒人,是否能貢獻社會倒不敢奢談,自覺抱負雖未至於有多宏偉,但總想抓緊時間多做點事情。自信的笑容,透着活力生機的氣息,眼角的皺紋成了「豐富經驗」的象徵。

  雜役十來歲,雖然上早班,仍然晚睡,睡眠不足,翌晨兩眼無神,整個人了無光采,工作散漫,生活「哲學」是:有一天過一天。

  兩種生活模式之截然兩樣,有時代因素。戰後,香港整個社會都在建設,市民努力,就能出頭,「獅子山下精神」就從那時萌芽;社會日漸進步後,物質不缺,處身花花世界,精神反而無所依託。

  另一個對比也頗能引發深思。一個機器維修老工人接到老闆指令,把一台機器從貨倉裏抬出來。老工人不僅把機器安穩地抬了出來,還熟練地把相關電線接駁上了。這樣一來,另一個工人便能快速地處理下一個工序,等於縮短了整個生產時間。

  一個年輕機器技工也接到相同指令,他只把機器抬了出來,擱在一旁後離去。

  有人問年輕人:你為何不像老工人那樣為他人設想,也接駁電線,讓整個生產順暢一點呢?年輕人道:老闆只叫我抬機器,我按照指示做妥了,機器絲毫無損,我有做錯嗎?

  舊時社會,很多工人的處事態度可與大學教授相提並論,工作相當於做「研究」,日久,技術爐火純青。整條生產線環環緊扣,一台機器如何能製造出品質上成的產品,機器本身的保養、產品所用的物料,以至整間公司的管理等,老工人多能娓娓道來。不過,年輕工人自有自己的理由:「老闆叫我這樣做我就這樣做,我好聽話。返工,本來就是如此。」他們見一份工,會先問「月薪多少、有無冷氣、有無公司車接送」。按規矩辦事,幹了好幾年,技術僅止於此,難出幾個「教授」級人馬。

  從前社會中人大多願意學好技術,不僅在本店贏得尊重,在全港該行業中也享負盛名,全行冠以「阿哥阿姐」雅號。如今,這類「全行雅號」久矣乎難聽到。時代畢竟與往昔大不相同,我們不應太怪責上述年輕人,他只抬機器,不接電線,可能曾被工頭罵過:「叫你抬機器,沒叫你駁電線!」年輕人或者曾試過接電線,但接錯了,怕再出錯,不敢再試;也可能老闆不想下屬「功高蓋主」,不想工人「多管閑事」,更有說一些頤指氣使的話:「斟杯茶來啦,講咁多!」社會日益複雜,人性不再單純,現代人多有「自己顧自己,其他的『關人鬼事』」心態,人情味隨着盛世繁華逐步轉淡。

  有一個母與子的例子:兒子買了一隻熟雞髀回家大吃,也不問問坐在面前的母親吃不吃。雞髀吃罷,兒子說:「明日去飲茶。」翌日是星期天,人擠得很,母親大清早到茶樓「霸位」,喝了幾壺茶水,兩個小時過去,兒子睡眼惺忪到來,匆匆吃罷點心,說:「我有事,走先!」帳,由母親結。

  有人說,講究守法的現今社會,終有一天,孝道也要立法,由法庭審理,證明「疑犯確實不孝」,然後入之以罪。

  另一個孫子與祖母的例子。青少年穿戴入時,卻是典型的「外食族」:每天走遍大街小巷的快餐店,吃離去的食客尚在桌上未被收拾的殘羹剩飯,為的是儲錢買新型號手機 。老祖母每個早晨天未亮外出,拾街上的廢紙皮拿去賣,以換取點滴金錢買吃的。

  兩人都是「為錢而奔忙」,跟該年輕人講「尊嚴」,他嗤之以鼻,覺得拾紙皮換取吃的「更沒有尊嚴」。

  現代教育缺陷固然多,但更關鍵的是民主選舉所衍生的負面效果,正在不斷蠶食社會。為了爭取選票,協助不求上進只懂卸責的人罵政府,自己既得到選票,當事人有時還能「幸運地」獲得「意外賠償」。早前就有這個事例:已是成年人了,考試作弊的責任竟然推給老師,說是「老師叫我抄的」。有議員還陪同這些不知錯的學生開記者會,大罵老師。當人養成習慣後,錯的會變成對猶不自知。昔日,當人做錯事時,總有一句口頭禪曰「畀次機會」,內中涵義是首先承認了錯誤,只想「從輕發落」而已。

  一個社會,當大家都講道理時,錯的一方往往辭窮,只好掉頭走,架不可能打得成。但當大家都不講道理時,結局便是大打出手。盲目要求一人一票的選舉方式,為心懷不軌的政客造就了機會,這種方式大有可能成了社會道德淪亡以至大亂的催化劑,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應以此為鑑,認清社會到底需要怎樣的一種生活方式,才知道如何教好我們的新一代!

  • 責任編輯:文雯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