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副刊 > 文學薈萃 > 散文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老九:賣書記

  這是一篇真切、深情、妖氣的散文。河北作家老九,以自己的親身經曆,以個性現代的語言,以濃縮精煉的素材,講述了賣書的疼痛、反複的掙紮、世事的艱難,凸顯了人生的無奈、妥協、控制,表達了精神向度在物質、轉圜、環境下的破碎、凋零和守望……

文/老九

     
隱藏淚水最好的地方是心靈。隱藏淚水最好的武器是時間。

   

    許多年以後,我也不會忘記2001年深秋的那天下午,天空中飄滿了無奈的淚水和衰老的樹葉。在我悲愴的視線和迷亂的思緒中,兩輛咣鐺咣鐺、左搖右擺的小拖拉機,載着溜尖溜尖、髒哩叭嘰、 不見本色、大小不一的編織袋漸行漸遠。車輪下的道路,越變越細,後來幹脆成了一條躊躇的繩索,晃晃悠悠,不疾不徐,抽打着我的靈魂。我的大約8000冊藏書們,被一袋袋地「搶」走,它們不能選擇,無奈地橫七豎八擁擠在許多袋子裏,呼吸困難,倍受折磨,開始了離開溫暖之家的流浪和哭喊。書是有生命的,同樣也有一生的經曆,在我深情的目光裏。從此,我和我可憐、可愛、可敬的書們,已遠如星辰,萬裏相隔。
    我佇立如樁,失魂落魄。一任強勁之風陣陣打擊着我的耳骨,一任淚水飛竄,直到妻在樓上重複地呼喊,才恍如夢醒,顫抖不已,蹣跚着爬上樓梯。

  

    我住在三層(共四層),是70年代初複興集團始建的磚混結構老樓。妻用盒尺認真丈量過,實用面積為42平米,只有一間半屋,沒有客廳,有容一人轉身的廁所,陽台是後來外面硬加上去的,東側作為簡易的廚房,西側擺放上一張折疊桌,四張折疊小凳,權作餐廳。我們夫妻臥室的家具是根據空間大小固定在牆上的,電視櫃與床間只容一人下肢通過。兒子的屋,只能放一張單人床、一張小書桌和我一只巨大的書櫃。那只書櫃跟了我許多年,我真怕它離開我或我離開它後,彼此因相思不得而迅速蒼老,早日走上天堂。

  

    我的腳步沉重而滯澀。樓道裏有狼藉的書屑和黑糊糊的纖維碎片,空氣中充斥着些許塵埃和印刷品被突然撕裂而逸出的油墨芬芳,雖然沁人心脾,卻讓我從心底感到徹骨的悲哀。
    我緩緩地蹭進家門,一屁股癱坐在瓷磚地上,背靠牆壁,無力動彈。眼前的一切是那麼地空空蕩蕩,了無生趣,我的五髒六腑仿佛都被掏幹了,左手的那一卷污濁的錢幣,快樂地滑落在地板上,而且還滾了兩滾。
    「怎麼這麼長時間呀?」妻正在收拾她的衣服,她步履匆匆,來來往往,像一只興奮的蒼鷹,左突右撞,左手一塊抹布,右手輕輕地捏起那卷錢,匆忙地點了點。
    「1700塊!這麼多?」她似乎有意在回避我的視線,面部洋溢着「世界大戰」勝利後的喜悅。此時,我的思緒已遊離到樓下,在心裏無聲地反抗了一句「要不還多!」
    這是一篇真切、深情、妖氣的散文。河北作家老九,以自己的親身經曆,以個性現代的語言,以濃縮精煉的素材,講述了賣書的疼痛、反複的掙紮、世事的艱難,凸顯了人生的無奈、妥協、控制,表達了精神向度在物質、轉圜、環境下的破碎、凋零和守望……

  • 責任編輯:杜娟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