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因:40年代末驚蟄「喊驚」 *打小人

2013-05-13 16:52:14  來源:大公網

  \

  文/盧因

  上世紀香港光復後四十年代中及後期,我家住油麻地鹹美頓街/砵蘭街附近唐樓,香港市面除了街段大幅外牆壁,常見巨型黑字書寫耀眼廣告,還出現過五花八門、敲鑼打鼓推銷產品的活人流動宣傳;以及民間節俗諸如盂蘭盆會、七姐誕、驚蟄「喊驚」(「驚」讀geng音〔上平聲〕)打小人等等。前者印象特深,首推「印度神油」、「神農茶」;後者當數驚蟄「喊驚」打小人。我那時十二、三歲,蠢笨愚鈍,整日傻頭傻腦,不識「印度神油」究為何物。「神農茶」倒是一聽即曉的。那名敲鑼打鼓「三水佬」,邊敲邊唱三水鄉音「神(神字叫賣宣傳時讀「慎」〔下平聲〕,口唱時卻讀申字下去聲)農茶、神農茶,傷風發熱有渣罅,一耗買包神農茶。」(「神農茶,神農茶;傷風發熱有渣拿〔把握,意即保證既治傷風又能退燒〕,一毫買包神農茶。」)到今天仍能模仿他口音輕歌一回,可見印象特深。畢竟遠在「偉哥」亮相六十多年之前,「印度神油」也是香港人集體回憶重要一章,那是後話了。這裏先根據幼時點滴記憶,談談驚蟄「喊驚」打小人趣事。

  鄰居寡婦肥匪(肥肥,肥七嫂綽號,不知姓什名誰,可大家都叫她肥匪。)遺腹子才歲半,忽然每晚零時左右夜深人靜,依時依候大哭大喊,每次約半小時,擾攘不堪,害得全屋人睡不安寧。雖然一梯(木樓梯)相隔,有時我也聽到。不知誰介紹她,請了隔籬上海街「喊驚」東莞婆(後來我和一班街坊小友,學東莞口音叫她「洞管婆」)來,替她兒子「喊驚」。東莞婆跑到街角溝渠旁,邊打小人辟邪邊唱「喊驚歌」。東莞婆的「喊驚」技術遠近皆知,據說非常靈驗,每次上門「喊驚」,收費多少不得而知,還懂得醫治奇難雜症。那位整天麻雀似的,吱吱喳喳講個不停的張師奶,麻雀^上不時大力推薦:佢「喊驚」好靈(「靚」lian。〔下去聲〕音讀下平聲)謘A我親戚個女一歲那年,就試過晚晚十一點,同肥匪個仔咁大喊特喊。我叫佢請東莞婆薄u喊驚」,喊魖漹?就沒?,搞掂曬啦!

  驚蟄期轉眼又到,時過黃昏,趙仔同幾位沙煲兄弟拍門大叫:喂c仔明,「洞管婆」??啦,今晚又「喊驚」喎,快籪邁誧r!東莞婆年約六十餘,外衣口袋總放了幾塊白剪紙公仔。外形肥大又矮,聽講那晚很忙,接了幾單生意,蹲在街角渠邊,隨手脫下右腳板木屐,全神貫注,口中喃喃自語,卜卜連聲邊打邊唱,唱出來的自編「喊驚歌」及口訣,層出不窮。尤其那口東莞音,節奏與拍打抑揚頓挫,妙趣橫生,井然有序而層次分明,非常悅耳動聽。

  東莞婆打小人因人而異,語音鏗鏘,朗誦不同款式順口溜口訣。妙的是打小人與「喊驚」同時誦唱,屬另類民間流行音樂。可惜我迄今仍記得的只有這兩句:打離個時佛(屎忽即屁股)無厭貢(沒陰功)!打離個四鬼扶串攏(死鬼褲穿窿)!〔打你個屁股沒陰功!打你個死鬼褲穿窿!〕直到今時今日,每次想起東莞婆這類「喊驚歌」,就情不自禁嘻哈笑出聲來。我遲到幾步,沙煲兄弟早已在渠邊蹲荂A靜觀連場好戲了。

  那晚「洞管婆」邊打邊唱唱了很久,明知越聽越過癮,但不敢越軌笑出聲來。聽說她雖然外貌慈祥,和藹可親;只要誰妨礙她搵食「喊驚」,一定高聲大罵。以下僅憑片斷記憶,模仿「洞管婆」語氣口音,寫下她一首「喊驚歌」,無奈搜斷孤腸良久,也只記得三句:

  貌宰嚇襯唔驚(「鏡」gang下入聲),〔貓仔嚇親唔驚〕

  舊宰嚇襯唔驚,〔狗仔嚇親唔驚〕

  死仔明哦,快屭虒鱁琚I(歸字東莞口音,即疲累的累字,廣東口語俗音。東莞婆口唱此字無正字,或用「跪」音接近,但不貼切,改用煨匯切可讀出。)〔死仔明哦,快讕k來啊!〕

  接連幾晚東莞婆渠邊「喊驚」打小人,可是肥匪兒子毫無起色,依然故我,每晚深夜必定準時大哭大叫。一回我和母親買R(菜)回家,途中碰到肥七嫂,母親問她兒子最近怎樣了?既然無病無痛,可能是鬼上身,建議她請教會牧師來,為她兒子祈禱,求耶穌打救趕鬼。但你必須憑信心祈求,上帝才聽你祈禱的。什麼叫做信心?肥七嫂不明白,先母立刻回答她說:信心就是你內心裏,沒有半點疑惑,相信耶穌一定能打救你個仔。當牧師替你兒子祈禱,你也要在心裏說:耶穌呀,求你救我個仔,脫離兇惡。奉你?名祈禱,誠心所願。

  過了兩天,教會牧師果然跟茈擦豸@起來了,問清楚原委實情後,對肥七嫂說她兒子的遭遇,我不敢確定是鬼上身。你既然是拜觀音的,有神主牌神位,天天燒香拜佛,這是不行的。你一定要悔改信耶穌,求他赦免你的罪。牧師,我信,我信耶穌一定會救我個仔,脫離魔鬼兇惡。出於一種見義勇為莫名的衝動,我也跟茈母,一同開聲祈禱了。耶穌呀,求你救肥七嫂個仔,阿門。牧師禱告完畢,沒料到肥七嫂突然自己大聲祈禱:耶穌呀,求你救我個仔,奉你?名祈求,誠心所願。牧師離去後,母親還勸告她要天天隨時隨地,時時刻刻憑信心祈禱,上帝一定答允你的懇求。

  牧師來為肥匪兒子只祈禱了兩次,她兒子果真脫離兇惡,霍然而愈,整屋人從此不但沒有夜半無眠,反而自幼到老,個個睡得安寧。四下鄰裏街坊聽了,無不嘖嘖稱奇。肥匪一回同母親提及,東莞婆除了「喊驚」打小人,還給她一包購自生草藥舖**的「生草藥」,囑她敷貼兒子胸膛。你有沒貼?貼過兩次,一泡爛草,都唔知係乜,完全沒用喎。他白天好地地,無病無痛,食得埜o,走得反(玩)得,只有每晚三更半夜才大哭大叫。你有沒問她兒子患了什麼病?有呀,她說畀鬼嚇親,貼幾次就會痊愈了。後來兩屋人各散東西,再後來寡婦肥七嫂患重病逝世,她兒子當了政府高級公務員。許多年後聽人說,安息禮拜異常隆重,整座教堂擠滿了人。那是一九八四年歲末,我移民加拿大十一年以後的事了。

  二○一二年三月九日晚初稿,

  五月十六日下午修正於溫哥華楓葉書屋

  *「驚」,粵音口讀與文字書寫,正確讀音截然有別,前者粵語口音應讀作geng,「頸」(上上聲),「鏡」(上去聲)的上平聲。中文文字表述,無法寫出「驚」字平日講話交談的標準粵音,只能列舉英語及平仄音讀方法導引如上。「問你驚未?」「唔驚就假囉!」兩句,「驚」geng應讀「頸」的上平聲,是以「喊驚」需讀geng始能傳神。文內除「驚蟄」以示對文字正音尊重外,所有驚字俱以此法閱讀,不贅。廣東人寫文章最吃虧處,莫如口講語音與文字書寫,表述方式迥然殊異。以筆者數十年寫作經驗為例,文章完稿後,須依文字正音心讀,修正刪飾多次,才放心「出街」(電郵對方)。

  **從前香港很多經驗豐富的採藥人,多屬老一輩,到新界鄉野高山採藥,自成行業,製作現成「生草藥」販售,或供應專賣「生草藥」的藥材舖,是為生草藥舖,到五十年代末才逐漸式微終而消失。「生草藥」抑或也寫作「山草藥」?

責任編輯: 唐一婷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