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雪梅:說不出的思念

2013-03-14 14:30:34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

  
    文/於雪梅 

  我問我的兒子,如果,狗能說話,會是怎麼個情況?

  兒子一邊目不轉睛地玩兒遊戲,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你會立刻倒地,醒得來醒不來難說。

  妹妹回四川了,臨行前,把她的寶貝女兒妞妞和寶貝寵物狗歡歡托付給我,說:「無論如何不能有任何差池,我爭取早點回來,最多不過20天。我回來時,希望歡歡跟妞妞都跟我在家時一樣。」

  注意哦,她說歡歡跟妞妞,不是說妞妞跟歡歡。可見,她對妞妞是放心的,對歡歡是不放心的。

  我很真誠地點頭,說保證完成任務。

  歡歡是博美血統,她真的很漂亮,還特別懂事。第一天中午下班回來,歡歡鬱鬱懨懨,對我愛理不理的。接著,我兒子帥帥下班回來,歡歡稍顯熱情,近前聞了聞帥帥的褲腳,走到一邊去了。

  午餐時,我叫歡歡過來吃飯,它不理。面向房門,靜靜地趴在地板上,仰起頭,雙眼緊緊盯著房門。

  午睡起來,發現歡歡還是原地沒動,保持最初的姿勢。忽然眼睛有些濕潤,我知道,歡歡在等它的主人。

  晚上妞妞放學回來,給她媽媽打電話。那時候,妹妹正在哈爾濱太平機場候機。電話打過去,妞妞說,歡歡想你了。妹妹說,按免提。妹妹在電話那端叫著歡歡,誰知,歡歡當即撲了過去,從妞妞手中搶下了手機,叼在口中,在客廳裏竄來竄去,焦急萬分。見此情景,我跟帥帥妞妞都特別難受,任憑它叼著手機,誰也沒去搶,直到掛線。

  第二天,歡歡越發不安了。於是,帥帥開車將歡歡送回老屋,那裏還有一條叫寶寶的狼狗,一條叫黑妮兒的俄羅斯狗,還有兩條小笨狗,分別叫三兒和四兒。車剛剛拐進巷口,歡歡就興奮地撲向車窗,低聲哀鳴。離家還有四五百米遠,歡歡就跳起來了。這時候,三兒和四兒並肩飛奔而來,頸上的毛被風吹向一邊,颯爽英姿。帥帥不得不打開車門,讓歡歡先下車。於是,那勝利會師的場景再一次感動了我們。晚上,擔心歡歡在老屋受涼,還是接回了樓上。

  第三天,是周六。帥帥要去駕校練車,歡歡見帥帥要出門,一再諂媚。帥對我說,媽媽,歡歡在叫我呢,你看出來了麼?我說沒。帥帥說,你看,它先是到我的臥室,在我面前一連轉了十來圈,然後走到房門口回望我。看我沒啥動靜,又回到臥室在我面前轉圈,然後再到門口等我。那一刻,我心裏忽然特別難受。

  帥帥有正事兒要辦呢,不能帶狗狗的。妞妞去會小朋友了,家裏只剩下我一個人在看電視。歡歡蹭過來,兩只前爪搭在沙發上,可憐巴巴地望著我。我學著妹妹的樣子拍了拍沙發,歡歡立刻蹦了上來。我說摸肚肚,它就仰面朝天地躺著,等著我撫摸它。我說,下去,它就溜溜地走到一邊去了。

  許是太寂寞了,它開始撞門,用身體使勁兒撞。我吼了幾聲,它才老實了。也許,它自己也知道這不是自己家吧。

  第一次感受度日如年的滋味。

關鍵字: 思念 寂寞
責任編輯: 金琰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