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永遠的迷宮

2013-01-16 15:57  來源:大公網副刊

  

  文/老九

  李貴認為,這樣的天空是有史以來最最混濁的。

  這是午夜。

  李貴蹬上了複興煤礦北面一裏遠的矸石山山頂。

  頭上有無數塊黑雲,像興奮的亂飛的烏鴉。

  天空先是一個豹牙床,不久,演變成綠色蒼蠅的翅膀,漸漸地,又幻化為一塊巨大的黛青的石片,後來幹脆兌換成了一個金黃的棺材……在李貴不同凡響的目光裏。

  李貴對著天空,定睛良久,像在尋找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尋找,他的頭像墳墓的白帆一樣茫然地擺動了一陣,隨之是一聲深長的歎息,接著又「刷」地把粗壯的雙臂伸向了天空。幽黑的暗影裏,有一雙狼爪在*地扭動,揮灑著力度和剽悍。宇宙像一條大冰河,眾星宿漠然地凝眸土地,對李貴急切地召喚毫無反應。李貴頓時覺得,有一個粗糙的碌碡在心裏碾過,他仿佛聽到了心房之中軋軋的碎裂之聲。

  一只蝙蝠嘎嘎叫著,落在了他的頭上,他感到它柔軟的毛茸茸的細爪的溫情、關愛。一陣尖銳的風掠過,像宏大的交響曲。李貴不由得張開嘴,合著風聲唱了起來,卻又幾乎聽不到自己的一點聲音。一時間,李貴覺得自己生活在夢幻之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人還是神。

  啊!那團尋覓了許久的紫氣終於升起來了,它像一個輪廓模糊而高大的柱子,緩緩地指向空中,黑黑的天幕上刹時映出一塊淺紅。李貴激動得驚天動地似的大吼一陣,撲嗵一聲跪在山頂,他朦朧的面孔,在濃重的夜色中,顯得寧靜而神聖。他用一種執拗的、不容置疑的姿勢,輕輕地把雙手合十在胸前,睜大一雙亮亮的眸子,矚望著紫氣訥訥低語。他認為,自己是在與偉大的造化對話,在靜靜的時序裏,他似乎感到那團紫氣,已悄悄地穿過他的靈魂,他看到時間之魂正一步步走向衰老。

  這時,李貴倏然記起,他經常給別人講的那個無名果的故事:在一座遙遠的山上,有一棵無名樹上生長著一種無名果,人吃了可以長生不老。但吃的人必須永遠在山上守著無名樹,否則就注定失敗。因為凡是吃了無名果的人,都想離開無名樹。所以還從來沒有一個人真正長生過。念及於此,李貴笑了,笑得很猙獰,這種猙獰的笑,在他臉上飄浮很久才隱沒。

  李貴慢慢地從矸石山山頂溜了下來,他不停地用手背抹著腦門上的汗、心中有幾分得意,幾分顛狂。風颯颯地響,夜鳥撲撲地飛,鬼火瑩瑩地閃。李貴猛地站住,窺視四周,只見一條狐狸正在他身邊歡快地歌唱。李貴遂貓下腰,把自己的臉朝狐狸的頭貼上去,久久地與狐狸摩娑著,之後,狐狸對他點了三下頭,漸漸遠去。李貴當即興奮地直搓手,他認為,這是他多年來苦學《奇門遁甲》的結果,他已對動物有了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本領,他修煉得已到了一定火候。李貴一邊撥弄著頭發,一邊健步地走,他知道鬼和仙已和自己成了一家,他心頭漾滿勝利的喜悅。

  李貴,是複興煤礦一個井下工人。

  李貴在複興煤礦的怪是出了名的。

  李貴的一切,都讓人覺得神秘非常、玄妙非常,他每天午夜都去礦上的矸石山頂看氣,風霜雨雪雷打不動。李貴說:從「氣」上能看出中國何時出真龍天子,能看出朝代興衰更替。

  李貴最喜歡玩的遊戲,是在一堆沙子上挖迷宮。他的迷宮一律是左轉彎,結果起點也就是終點,終點即起點,不管迷宮的路有多漫長,最後都還圓成一個圓圈。李貴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圓圈,圓圈也就是迷宮,人不可能走出迷宮。李貴搭迷宮可以班不上、飯不吃、覺不睡,連續兩天兩夜鏖戰,直到餓昏癱倒在迷宮邊。

關鍵字: 永遠 迷宮 李貴
責任編輯: 潘高爽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