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是個系統工程——再讀《平凡的世界》

  文/孫宏健

  初中時,讀過《平凡的世界》,這幾天再讀,與少年時感受不同,那時讀到的是青春與夢想,激發了個人奮鬥的意志,眼下將書中背景與當前形勢相比,則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奮鬥是個系統工程,於個人、家庭、家族幾代人,以及個人與國家之間,都是如此。

  奮鬥,是整個家庭的事

  《平凡的世界》中講得是小農經濟狀態下的鄉土社會,人的生存與發展以家庭成員間的互助、自救為主。以家庭為單位,大哥少安高小輟學,與父親一起支撐起整個家庭;弟弟少平高中畢業後,開始同父親、哥哥一起承擔起供養重任,繼續支持妹妹上學;父親、少安、少平像一級級的台階,最終把妹妹蘭香送上了國家重點學府、成為知識分子,從而實現了整個家庭質的飛躍。

  同時,他們也在各自“層級”上,腳踏實地地實現着自己的人生價值,為社會做出了不同貢獻:父親是個本本分分的農民,少安成了農民致富帶頭人,少平則成長為懂管理、會創新的煤礦工人……

  奮鬥,也可能是幾代人的事

  有本書叫《落腳城市》,講的是世界各地的移民,走到一個地方,一般先會在大城市的周邊形成一個暫時的“落腳城市”,他們會以幾代人的努力去向大城市的“中心”進軍,這個“中心”既指地緣上的中心,也指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他們的父輩像辛勤的工蟻一樣,做着建築小工、擦鞋、刷碗、撿垃圾這樣最底層的活計,但他們會送自己的孩子去受教育,通過二至三代的努力,即可讓後代進入律師、醫生、教師這樣相對體面的職業,甚至進入社會管理層。

  我永遠忘不了,母親為供我和弟弟上大學,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早出晚歸,出攤做着小本生意,硬生生地,讓一雙織花邊的巧手變成了一雙年年生凍瘡的糙手;我也永遠忘不了,表姐夫婦二人像候鳥一樣,隨着女兒學習、工作地點的轉換,從東北一路打工到煙台、到廈門、再到天津……現在她女兒廈門大學畢業在北京工作,表姐則在天津做到金牌月嫂、月薪8000元……

  因此,在甘為人梯、給後代一個好的生存環境的同時,在“落腳城市”的父輩們也通過個人奮鬥促進着當地經濟的發展。同時,他們還會把海外的或外地打工的辛苦錢,源源不斷地匯回原籍,去補給老家的發展。

  奮鬥,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事,這些都反映了奮鬥的系統性,展現了家族幾代人之間、移民與所在國家(地區)、移民與原籍之間的相互作用。

  遇到開明的移民政策,包括落户、房產、教育、醫療方面的開放與公平,比如農民工子女就地入學等,“落腳城市”人們的發展就可能更得力、更省力些;遇到不開明的政策,他們的悽慘可想而知,他們可能會世世代代做着底層工作,也可能會鎩羽而歸,甚至走上絕路。

  個人奮鬥,需要開明的國家政策

  從《平凡的世界》中,我們看到,個人、家、國的發展永遠都是密不可分、休慼相關的。國家的形勢、路線、方針、政策會影響到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

  生產方面,書中寫到“一路上,少安不斷地考慮猛然出現的這個新的生活契機(包產到户),心在咚咚地跳着。”

  信貸方面,寫到少安拿到貸款買了騾子,準備拉磚、開啟生活新篇章時“他的心中騰躍起一股難以抑制的激情,似乎那奔湧不息的河水已經流進了他的血管。”

  教育方面,寫到“十月份,當報紙上發表了教育部關於今年大學招生(恢復高考)的消息後,少平像所有的青年一樣激動無比。”

  經濟方面,寫到“時間大踏步地邁進了一九八○年。……生產責任制的浪潮大規模地席捲了整個黃土高源。面對這種形勢,社會上儘管仍然有‘國將不國’的歎息聲,但沒有人能再阻擋這個大趨勢了。”

  當少安的磚窯燒起來時,書中又説“一院好地方,再加上旁邊的磚窯,雙水村往日荒蕪的南頭陡然間出現一個新的格局。這景觀給了全村人一個啟示:趁現在世事活泛了,趕快鬧騰吧!説不定過一段日子,誰都可以給自己弄一院新地方的!”

  從人們的反映中,我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國家路線、方針、政策的變化是如何調動勞動主體的積極性、激發社會活力、釋放生產要素的巨大能量的! 

  1979年前後,人們為政策的放開而歡欣鼓舞,1990年前後,人們則為改革開放的推進而奔走相告,這在《鄧小平南方講話真情實錄》中可窺一斑,如今,人們又對全面深化改革充滿期待……

  國家的政策,如空氣對呼吸,無時無刻不影響着普通人的命運。個人的命運與國家的命運永遠都是一個相互作用的系統,任何人的命運都脱離不了時代的大潮。

  沒有包產到户,農民種田不會有那麼大的積極性;政策性貸款不放開,少安沒有第一桶金、小磚窯也燒不起來;沒有恢復高考,蘭香再有才華也沒有一個上升的渠道……因此,個人只有抱有一個積極的心態,從不停止奮鬥,將自己的心跳跟上時代的脈搏,才能夠實現生存、發展與突破。

  而國家也只有時時想着老百姓,瞭解老百姓的真正渴求,制定符合社會規律和歷史趨勢的政策,才能夠調動一切生產要素的積極性,釋放改革紅利、激發社會活力、增強發展動力。

  一個良性運轉的社會,市場平面上的資源應當是充分流動的,這樣資源自會流向它該去的地方;社會管理縱向的上升渠道應當是相對暢通的,這樣人們才會迸發出應有的創造力;社會結構最好是橄欖形的,底層人少、中間人多、上層人少,這樣才會有持續生產和消費的能力,整個社會也會相對文明、理性和穩定。

  有人用兩幅漫畫給我講過平等與公平的不同,他説平等是高、中、低三個人站在同樣高的平台上,這樣仍然是參差不齊的;而公平則是三個人站在高度不同的平台上,從而讓他們的高度基本持平。

  我想,提供公平的平台是社會管理者可以做到的,他們可以宏觀調控資源的流動,去保障弱勢羣體,讓社會不至於高的過高、矮的過矮,人人都有生存的尊嚴。

  民族復興,需要每個人的共同參與

  地球另一端,奧巴馬總統在衞斯理大學畢業典禮上這樣説:你們每個人,都可以拿了畢業證、走下這個講台,然後去追求錦衣玉食等等這個金錢社會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你可以選擇只關心自己的喜怒哀樂,把你的生活和國家的發展割裂開來。

  但我不希望你這樣做。這不僅僅因為你對那些沒有你幸運的人負有責任,儘管你確實負有責任;也不僅僅因為你對幫助你走到今天的人欠有債,儘管你確實欠下了債。

  這是因為:你對你自己負有使命和責任。這是因為:我們個人的命運依賴於羣體的命運。這是因為:如果你僅僅考慮你自己、滿足眼前的需要,這是一種貧乏。這是因為:只有你把你自己的戰車和其他一些更偉大的東西綁定到一起的時候,你才能發現你真正的能量,才能發現你為這個國家繼續續寫歷史時所能扮演的角色。

  在我國,曾經,魯迅先生説過,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捨身求法的人。他們是中國的脊樑。以前有少安、少平、蘭香這樣普普通通的勞苦大眾,有一腔熱血、憂國憂民、英年早逝的記者田曉霞,他們以羣雕的形式載入中國史冊;現在有“最美教師”、“最美人民警察”、“最美人民檢察官”,有我們身邊夙夜在公、甘當改革“燃燈者”的同行戰友鄒碧華……他們,留取丹心照汗青!

  每個人,如果僅為一己之私活着,百年之後,不過是宇宙間煙消雲散的一縷訊息;個人,只有把自己的命運與國家、民族的命運牢牢系在一起的時候,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才能發現個人真正的能量,才能實現個人的社會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在實現中國夢的生動實踐中放飛青春夢想》的講話中這樣告訴我們:中國夢是國家的、民族的,也是每一箇中國人的。人類的美好理想,都不可能唾手可得,都離不開篳路藍縷、手胼足胝的艱苦奮鬥。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從積貧積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發展繁榮,靠的就是一代又一代人的頑強拼搏,靠的就是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習總書記號召廣大青年要真正擔當起自己的社會責任。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得需要個人、家、國共同努力,凝聚共識,整合力量,鍥而不捨,共同奮鬥!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有人人擔負起屬於自己的那份社會責任,增強對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建設的參與感,我們的國家才會披荊斬棘、穩步前行!

責任編輯:紀準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