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弱水:撕扇記——美言不信的蔣勳

2012-12-28 14:34  來源:網易讀書

  

江弱水痛批蔣勳

  文/江弱水

  以下為《撕扇記:美言不信的蔣勳》原文 

  讀了《美,看不見的競爭力》,我覺得中古的幾位大詩人,陶淵明,李白,王維,白居易,都會出來找蔣勳拚命。我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不嚴謹的寫作,比所有的“戲說”和“大話”都強,幾乎算得上“穿越”了。如果說這是中文世界的三聚氰胺或者塑化劑,不算是過於嚴厲的指控吧?

  

  蔣勳:《美,看不見的競爭力》

  要形容這是個什麼時代,我想到的詞首先是忽悠,可是這個詞常見的解釋都不能得其神韻。我一直想給忽悠下一個準確的定義,發現很難,除非輔之以一些描述。首先,忽和悠都是動詞。平常我們講忽閃,講晃悠,忽就是閃,悠就是晃。然而,忽和悠又都是形容詞。忽者,短暫也;悠者,久長也。你要說什麼什麼的十萬分之一,那就用得上忽了,十忽等於一絲。但悠久啊悠長啊悠遠啊,悠便是好久好長好遠。現在,我們可以想象了:有那麼一個人,好像拿著個手電筒,在你眼前晃啊晃啊,閃啊閃啊,你暈了,像被催眠了。於是,你不再是你了。一會兒工夫,你被騰挪到另外一個你本來不在的立場觀點上去了。總之,你就依了他了。忽焉在此,悠然在彼。等到你悠悠醒轉,會發現已然到了一個你不認識的地方,你悔恨,你羞愧,你對真相的認識會清晰得發疼。

  “東村姓施的姑娘就叫東施,西村姓施的就叫西施……”我讀蔣勳,是從《南方周末》(2011年11月3日E26版)上他講《美,看不見的競爭力》的演講錄開始的。但他講著講著,我好像夜航船中那個腳都不敢伸直的小和尚,漸漸從高談闊論中聽出些破綻來。

  蔣勳說,越王勾踐一次給吳王夫差送去十幾個美女做間諜。我記得只送了兩個,一個西施,一個鄭旦。效顰的東施沒有送啊,怎麼可能“她擺出各種姿勢,夫差都不太看她”? 《莊子·天運》明明說東施是西施鄰裏之“醜人”,勾踐敢送給夫差麼?不敢送的。

  蔣勳又說:“老子在《道德經》裏說‘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所有人知道的美已經不是美了。”老子這句話不能這麼解釋吧?所有人都知道美之為美,醜也就為人所知了。這解釋是由後文“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等等所決定的,古來沒有異議的。

責任編輯: 潘高爽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